这儿老樾/时差

DC/育婊papa/HP/Mar/音乐剧

近期沉迷文帝陛下

主博吃粮

子博堆自产@Scarlet.

【鹿犬】【授翻】these golden beacons 23-25(完结)

AAALIIIN:



these golden beacons 23-25




 




23


西里斯在走到斯莱特林长桌旁坐下的过程中尽力不去抬头看向礼堂的另一边。他有点庆幸长桌的这一头没有什么人,而且他坐下后别的人也一般不会再坐到他的附近了。要是他能选择的话,他肯定会独自待在宿舍里窝在床上,再把四周的床幔全都拉上。


天杀的宴会。天杀的强制出席


坐在他对面的雷古勒斯看了他一眼,皱起了眉头。


“干嘛?”西里斯猜到的接下来的对话,但心里十分希望自己猜错了。


“你怎么了?”雷古勒斯问道。


“没怎么。”


“你现在看起来就想有人把你——”


“现在别,雷格。”西里斯呻吟了一声,“求你了。”


雷古勒斯立刻闭上了嘴,快得像是被下了噤声咒。


“谢了。”西里斯疲惫地揉了揉脸。


“我的天。”雷古勒斯嘟囔着。他的脸上满是关切的神情,但是并没有再追问。感谢梅林。


西里斯把胳膊肘放到桌子上,垂下头枕着手臂拒绝直视雷古勒斯的表情——这样也能掩饰他自己的。“拜托提醒我一下,我当初为什么觉得假期留下是个好主意?”


“我毫无头绪。”雷古勒斯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很明显是你精神错乱了。”


“哈,对啊。时不时犯病。就是我。”


雷古勒斯发出了一种细小的像是笑声的声音,“是啊,我一直这么觉得。”


西里斯微微扯了扯嘴角,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他的弟弟。


“西里斯!”


西里斯僵了一下。因为那是,那听起来是——但绝对不可能是——


“西里斯!”詹姆再次叫了他的名字。他走近了一点,但是并没有降低音量。


西里斯在座位上转过身,发现詹姆正一路小跑着朝斯莱特林长桌走过来,脸上挂着那种蠢透了的温和而宠溺的笑容。他正朝西里斯笑着。


“西里斯。”他又喊了一次,以防礼堂中的其他人没听清楚他大老远跑来找的人是谁。他在里西里斯差不多一臂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嗨。”


“呃,嗨。”西里斯没有底气地回应。他把另一条手臂也撑到了桌子上,以防自己像白痴一样做出扑上去或者抓住他使劲晃的举动。他想干嘛?


“宴会你就坐在这儿?”詹姆奇怪地问道。


“对。”西里斯慢慢地说,试图不表现出自己的困惑。


詹姆四处看了看他附近的座位,西里斯也下意识地跟随着他的视线。在他附近二十英尺以内的座位基本上都是空着的。


“好吧。”詹姆笑了起来,这个表情几乎露出了他的所有牙齿,“我觉得挺好的。”


然后他把一条腿跨过长凳坐在了西里斯的身边——在斯莱特林长桌旁。


格兰芬多的骄傲正自愿地坐在斯莱特林长桌旁。西里斯直愣愣地盯着他。


对面的雷古勒斯发出了一声类似濒死小兽的声音,而西里斯一点也不怪他。如果詹姆刚刚没有用大喊他的名字来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的话,他自己现在也会发出同样的声音。


“你——”西里斯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他甚至没想好接下来该说什么。


詹姆还在笑着。他又向西里斯身边挪了一点,仍然叉开腿跨坐着,然后,然后他伸出一只手臂搂住了西里斯的肩膀。


西里斯整个人都懵逼了。这还仅仅只是一只手臂,它曾经好几次环绕在他的肩膀上了。他曾经享受着那种感觉。但现在他们正面对着差不多半个学校的学生,它感觉就像有千斤重。


“抱歉迟到了。”詹姆唇边的笑意渐渐融成一种深情而坦率的表情,“被你的礼物拖后了一点。”


西里斯舔了舔嘴唇,开始努力地组织语言,“所以,你——喜欢它?”


詹姆点头道,“我爱死它了。”


“真的?”西里斯含含糊糊地说道。他本想装出更有底气的模样,但非常可悲地失败了,“你——明白*了?”


詹姆露出一个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当然了,我当然‘明白了’。实际上,要是我们真的能完成的话,它绝对会非常实用的。你懂我意思吧。”


西里斯再次舔了舔嘴唇。他不停地试图说服自己,就算詹姆说的不是西里斯认为的那个意思,那也没关系,他也不会失望的。詹姆还坐在那儿,在公共场合与他身体接触。这挺好的,比他所期望的还要好


“我,是啊。”西里斯谨慎地回答,“实用。”


西里斯试图露出一个微笑。詹姆看了出来,然后轻快地大笑起来。


他把手臂滑到西里斯的后颈上,屈起手肘把他拉近自己——然后吻了他。西里斯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回吻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他后脑。


他听见有人咒骂出声,还有人打碎了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当詹姆试图离开他的时候,西里斯却把他又拖近了一点同时加深了这个吻。詹姆非常自然地接受了他,伸出另一只手攥紧了西里斯的长袍前襟,就像这是世界上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好吧,宴会也没那么蠢。格兰芬多也是。


——


*明白:此处原文是“get it”。也有“收到”的意思。


 


 


 


24


当詹姆终于把两个人分开之后,西里斯的表情就像中了一道詹姆的昏迷咒而不是一个亲吻。


“好吧,这挺棒的。”西里斯说道。他看起来就像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原来这就是西里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被当众亲吻的模样,詹姆仍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只感觉到有点可爱。


詹姆有点飘飘然,“当然挺棒的。”


“我的天啊。”小布莱克呻吟了一声,“我从现在开始就得习惯这个了吗?”


“闭嘴,没人跟你说话。”西里斯说道。好吧,这句话绝对是他下意识说的。


詹姆倾身轻吻了一下西里斯的脸颊。对面的那个布莱克发出了一种比当初詹姆坐下时更加惊恐的声音。


“圣诞快乐。”詹姆笑着说道。


西里斯看着他,目光仍有些迷离,还有,他是脸红了吗?虽然只有一点,“圣诞节已经过了。”他嘟囔道。


“那就新年快乐。”詹姆轻松地说。他再次倾身向前,一个响亮的轻吻落在了西里斯的嘴角,“而且,圣诞假期还有十二天呢。你忘了吗?”


西里斯低声笑道,“那我在这之中的每一天都能得到一个吻吗?”


“当然啦。”


西里斯再次笑了起来。詹姆顿了一下,接着用鼻尖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接着说道,“还有新一年的每一天,如果你想要的话。”


两人的距离足够近到让詹姆听见了西里斯吸气的声响。


“当然了。”西里斯立刻答道,“当然了,我想。”


 


 


 


25


几个月之后


“我只是想声明一下。”雷古勒斯被夹在西里斯和列车包厢的门之间,怒气冲冲地说道,“我才不要当那个告诉爸妈的人。”


西里斯正把脸埋在詹姆的颈窝里,他发出模模糊糊的哼声,詹姆感觉到他温暖的呼吸正喷在自己的皮肤上,“你已经说过了。”


“我得再提醒你一下。”


“你也说过了。”莉莉插话道。她正对着詹姆坐在包厢的另一头,靠在窗边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莱姆斯正躺在座位上,头枕着她的大腿,任由她用左手慵懒地抚摸着他的头发。他差不多整个路程中都在睡觉。


“你说过两次。”彼得毫无帮助地补充道。他背靠着窗户下的厢壁坐在地上,手中摆弄着一副爆炸牌,詹姆并不想关心他玩的是什么把戏。“而且还只是从我们上车之后开始算。”


雷古勒斯用那种和西里斯惊人相似的不满眼神瞪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西里斯,“而且你告诉他们的时候我也不想在场。”


而没有人对此有所反应。


“真倒霉。”西里斯仍把脸埋在詹姆的颈间。


雷古勒斯眯起了眼睛,给了西里斯一个肘击,而西里斯只是闷哼了一声,然后又往詹姆身上挪了挪。


“当你告诉他们你将和一个格兰芬多在一间麻瓜公寓同居的时候我没有理由应该在场。”


“没准我需要一个观众?”


“没准我们需要你帮忙拍照呢。”莉莉假笑着说道。当詹姆瞪她的时候——他只是觉得如果西里斯看见了她这副表情胡话肯定会想瞪她一眼,而且他的感受并不应该因为不想把自己从詹姆身上揭下来而被忽视——她只是不为所动地耸了耸肩,“怎么了?我们这个夏天都需要找工作,我们需要鼓舞。”


雷古勒斯呻吟了一声缩回到角落,“啊,你们太可怕了。”他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待在一起?”


“这就是你哥哥抓住了男生级长的心的后果。”詹姆说着把下巴放在西里斯的头顶,又收紧了环在他的腰上的手臂,以防他想离开他的身边,“你得开始习惯他的朋友们。”


雷古勒斯用手捂住脸再次呻吟了起来。彼得正在摇头,莉莉开始窃笑,莱姆斯还在睡着——但詹姆能感觉到西里斯在微笑。


无论如何,他说的是实话。


“说真的,你本人才是最差劲的,波特。”雷古勒斯说道。


詹姆笑了起来。因为如果雷古勒斯说的是真心话的话西里斯早就踢他了。而他没有。


那边雷古勒斯和莉莉开始争论如何定义最差劲以及以上观点如何适用于詹姆,彼得也时不时地会插一句嘴,这边詹姆已经屏蔽了他们。在那些声音的掩护之下,西里斯对他耳语道,“雷格错了,你是最棒的。”


“那当然了。”詹姆说道。但他在心中说,不,你才是




FIN

评论
热度(174)

© 阿樾觉得不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