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老樾/时差

DC/育婊papa/HP/Mar/音乐剧

近期沉迷文帝陛下

主博吃粮

子博堆自产@Scarlet.

「Jason中心Batfam/粮食」家庭餐馆(完)

hihaho:

  事情结束得比杰森想像得要快得多,也简单得多,或者这世上的所有事都会有一个狗屎一样的结局,“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只是骗小鬼的话。
  
  卢瑟看起来意气风发,也许不该这么形容毕竟布鲁斯并不会认同,介于他现在是杰森最大的“赞助商”,他不得不顾及一些“赞助商”的看法。
  
  幸好,他和“赞助商”对卢瑟的看法相同。
  
  “看起来你就是那位英雄了。”卢瑟在说英雄这个字眼时挑高了音调,不无置疑,“非常高兴见到你。也很高兴见到你,小韦恩先生。”
  
  “很高兴见到你,卢瑟先生。”蝙蝠钩早就不知去了哪里,任何蝙蝠侠和罗宾似乎都有个无限口袋随身携带,提姆此刻看起来就像个吓坏的熊孩子,“我和我的朋友一直在等待救援,可是那些警察们总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你知道的。”
  
  卢瑟笑了起来,凭心而论,确实有点神经质,杰森觉得“卢瑟是个神经病”的传闻八成是真的。
  
  几具机甲把剩下的直升机从天上拽了下来,从外表上看不出来是人工操纵还是人工智能,动作倒是相当灵活,激得不远处地面上一阵烟尘飞扬。
  
  “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卢瑟似乎接了通联络,“非常高兴见到你,提姆。”
  
  一直被无视的杰森抢先开了口:“嘿,卢……瑟先生,这些是怎么回事?”
  
  卢瑟似乎没能理解,从巨大丑陋的机甲上探出点身来:“你说什么?”
  
  “我是说这些!”杰森指了指远处的坠毁现场,还有周围的废墟,“这是怎么回事?大都会成了战场?这些人是德勒复兴组织的人?”
  
  “你知道的不少啊,彼得。”这个称呼提醒了杰森自个儿的身份,一丝异样的表情从卢瑟脸上浮现出来,“很显然,这些家伙厌恶现代文明,想要让世界回到蒸汽时代。”
  
  “所以他们动用直升机和炸弹轰炸大都会?!”杰森满是讽刺的说,“为什么不用蒸汽机和刀子?”
  
  “因为他们并不傻。”卢瑟笑着说。
  
  杰森并不满意这番对话,沉默了下,问道:“他们的武器哪里来的?”
  
  卢瑟的眼神在提姆和杰森身上来回转动。突然,他笑了起来,像是每年圣诞了访问孤儿院的达官贵人们那种,使出三分力气往亲切上靠拢,并且自信没有任何人能看穿他们的真实想法。
  
  “很显然,他们有他们的办法。”卢瑟看了眼远处的逐渐靠拢过来的人群,警察与联邦调查局混杂其中,“重要的是,我们总是能找到办法克制那些邪恶,正义必胜,不是吗?我们不需要飞来飞去的外星人,人类才是地球的主人。这些人渣只是小事,不值一提。”
  
  能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还真是拼,但是这句话却非常正确,杰森咽下了即将冲口而出的赞同, “赞同卢瑟”这件事本身就会给他带来极大的不悦。
  
  “也许我们也可以联合更多的力量。”杰森硬梆梆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你知道,不止是大都会,哥谭也有好人。”
  
  卢瑟的回答是“呵呵”,眼神慈祥得如同在看一个有脑部残疾的弱智儿。
  
  杰森想打人。
  
  大都会的“战争”落下了帷幕,损失惨不惨重要看对谁而言。德勒复兴军攻击了所有主要商业活动区,密集的平民住宅区,低端学校、诊所、公共活动场所。如果用金字塔来比喻的话,最庞大的底盘几乎被砸了个通透,上层完好无损。
  
  这是因为德勒复兴军声称“盲目的小羊必须受到惩罚,认识到真正的未来不存在于高科技中,只有信仰与勤劳才能拯救人类”,所以他们要制裁最大部分的那些人,从衣食住行开始。
  
  超人对此发表了愤怒的回击,韦恩与莱克斯集团一致批评了这些举动,但是下层人们对于毫发无损的富豪区、实验室和奢侈商店投注的视线中有了更多的恶意。
  
  轰轰烈烈的救助活动展开了,富翁们摆们最沉痛的表情悼念着永远不可能被记住的名字,作为有可能被记住的名字,杰森推拒了所有的露面活动,暂时关闭了春分餐馆,接受提姆的邀请去了阳光灿烂的洛杉矶。
  
  “我以为你会拒绝。”坐在优良细白沙的沙滩上,提姆穿着沙滩裤,戴着墨镜,吸着猕猴桃牛奶汁,“你对布鲁斯可没什么好话。”
  
  “我改变了看法。”杰森坐在另一边的沙滩椅上,超酷的机械义肢吸引了不少美妞的视线,“比起卢瑟来,布鲁斯至少有着不俗的品味和外表。”
  
  “同意。”提姆点了点头。
  
  “不过我有另一个疑问。”杰森看向不远处和韦恩家小儿子打闹的脱衣舞男,“为什么联邦调查局的人也在?”
  
  “哦,他是达米安的保镖,你知道,这可是布鲁斯的亲儿子。”提姆放下果汁躺了回去,把腿翘起来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富人的特权,你懂的,联邦调查局考虑到这家伙和你认识,所以是个好选择。”
  
  杰森同意这个说法,不过他也有他的疑问。在整个事件中都盘亘在他的心头,如同阴云一般无法抹去,令他坐立难安。
  
  犹豫再三后,他说:“我的腿和胳膊到底是怎么回事?”
  
  “某种外星传染生物的不幸事故。”提姆很快回答道,“你想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这四个字如同钥匙般摆在了杰森面前,闪闪发光,他把视线调往玻璃般的蓝天,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也许他该搞清楚,人如果不知道自个儿来自哪里,那么又怎能知道去往何方?所有人都是由他的经历构筑而成,没有建筑能够做空中阁楼。
  
  过去是那么遥远,模糊不清,充满了不可知的恐惧。
  
  “嘿,你们为什么不游泳?”脱衣舞男带着一身沙子跑了回来,闪亮的笑容与八块腹肌扭转了妹子们的视线,“不要告诉我你们是来晒棕皮的。”
  
  不等提姆回答,杰森抢先道:“嘿,条子,我有件事想问你。”
  
  脱衣舞男有些惊讶的问:“我?”
  
  杰森回答道:“对,你。”
  
  “为什么是我?”脱衣舞男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我和你几乎算是陌生人。”
  
  “不知道,心血来潮。”杰森耸耸肩膀,机械义肢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我这人一向做事没什么计划,我正好想问谁,你正好来了,就这么简单,况且,让一个不可知因素来决定未来很刺激。”
  
  “未来?”脱衣舞男抓住了重点,“谁?你的?”
  
  “当然。”杰森又吸了口西瓜汁,“你知道的,我没有过去的记忆,如果有机会……我是说如果,我该知道吗?”
  
  有那么几秒,周围一切都静悄悄的,提姆、达米安一起盯着脱衣舞男,杰森却恍若未知,在那个问题出口后他就放松了下来,仿佛卸下了重担般。
  
  突然的,脱衣舞男绽出一个微笑:“你相信命运吗?”
  
  “从不。”杰森毫不迟疑的道,“命运是个婊子。”
  
  “注意语言。”提姆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这里还有未成年人在场。”
  
  达米安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噢,好吧,但是你把这个问题抛给我本身就是命运了。”脱衣舞男似乎胸有成竹,不疾不慢的说,“你要听答案吗?”
  
  杰森在一瞬间就明白了,那是种从头顶浇水的顿悟,一直能冰到他的蛋蛋上。他露出了八颗牙齿,笑得非常快乐:“不,不用了。在我问出口后这个问题就有答案了。”
  
  沉默再度回归,一分钟后,达米安首先出了声:“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
  
  杰森懒洋洋的躺回椅子,惬意的一边吸西瓜汁一边含糊的道:“想知道?求我吧,凡人。”
  
  “嘿,你这个……”
  
  “注意语言!”提姆喊了起来,“阿尔弗雷德会责怪我带坏了你!”
  
  “这不是我的错。”脱衣舞男首先举了个投降的手势,一转身跑向海里。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们这两个混蛋!等一下,迪克!”达米安追了过去,用大黄鸭投打脱衣舞男。
  
  杰森摊了摊手,道:“这小子好不了了,不过我觉得‘迪克’这个称呼太适合脱……咳,这个家伙了,他简直是个人形荷尔蒙散播器,妹子们都被他抢走了。提姆,晚上陪我去酒吧,就咱俩。”
  
  “提醒你,我是未成年人。”提姆叹了口气,躺回椅子上一动不动。
  
  “你是罗宾。”杰森不服气的叫起来,“你应该做我的‘僚机’,来吧伙计,让我带你见识一下大人的世界。”
  
  “谢了,滚蛋。”
  
  “你会找不到老婆的。”
  
  “我不在乎。”
  
  “好吧,我打赌所有的罗宾都是基佬,全都找不到老婆!”
  
  对此等“恶毒诅咒”,提姆只是报以意味深长的微笑。
  
  一个月后,春分餐馆在大都会再度开门。
  
  网上有位闻名而来的新顾客如此评价:菜谱还行,价格便宜,份量倍足,老板有着超酷的义肢和帅气的脸,虽然常常臭着脸,但是我愿意找这么个会做菜的男友。
  
  点赞最多的回复:别想了,老板是基佬。
  
  老板回复:老子是约会机器!
  
  一位老客回复:是啊,约的都是汉子。
  
  老板把这位名字为“You Raise Me Up”的老客禁了言,并且在自个儿的餐馆页面上加了首音乐链接:I will survive。
  
  名为“Red”的新顾客留言:不错的选择,这是首著名的出柜歌。
  
  杰森喜欢现在的每一天,并且不打算再探索过去,他相信自个儿是个坚强的汉子。
  
  事实也是如此。

评论
热度(207)
  1. 阿樾觉得不妥hihaho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樾觉得不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