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老樾/时差

DC/育婊papa/HP/Mar/音乐剧

近期沉迷文帝陛下

主博吃粮

子博堆自产@Scarlet.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完

A ddicted: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dlc结局之前;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Hurt/Comfort(有的!!);ooc预警。


尾声


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Jason浑身浸泡在不适的倦怠感中,他感觉自己像是醒了,又好像没醒。四周一片漆黑,或者是他没睁开眼睛。手臂……是断了还是没了?小腿在痛,但是又感觉像是幻痛。


哦,没错,就是这个了。


他死了。


他终于死去了。


在他早就死去的两年之后,他的身体也终于死了。


这就是他奢望的结局,有一个合适的时机,伤痕累累,身心俱疲,然后悄无声息地死去。不会有白鸟,不会有悼词,没有人需要,没有人怀念。


大概是想死的欲望太强烈了,所以他无法对那个怪物产生敬畏,他无法被迷惑,一个人在时间的洪流中穿梭,被古神选为了工具来埋葬“它”。旧日支配者没能吃掉他,反而是他把它吃掉了。现在一切尘埃落定,自己带着秘密死去,一切都是最好的结局。


接下来只希望身体能停止痛苦,一场舒适的长眠是Jason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他睁开了眼睛,面前却并没有代表着死亡的痕迹。他看到了红色的石顶,从外面传来的微弱光线,和细碎的噪声。外面的光线太漂亮了,即使只有一点照进了洞窟,也还是那么的优雅和令人心醉。


又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Jason意识到那个声音是海浪。


海浪,带着白色的泡沫地冲上了礁石,改变了它自身的形状,然后又退了下去。一层又一层的水相互拍打,洗刷,折叠,融合,然后复归平静。夹杂在其中的,是让人安心的金属零件嵌合撞击的声音。


这也许是天堂吧。Jason迷迷糊糊地想。但是他还是那么疼,疼到不能呼吸。


他还需要呼吸。


Jason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发现自己可以转动脖子了。


挡住了他大部分光线的是个人,那长长的影子,笼罩了Jason的头顶。他努力眯起眼睛去辨认,最后也只看到了那人面具后长长的两色飘带。


他想伸手去触摸,发现自己的手臂还都在。


“你醒了?”


那个人手里的工作未停,开口问道。


“嗯。”


“噩梦?”


“我……”Jason从地上爬起来,半支撑着靠在对方身上。“你怎么在这儿?”


“履行契约。”


那个人转过身来,递出一部手机。逆光中Jason能看到他的面具破了一半,身上的装甲似乎也损坏了大半,看起来跟Jason差不了多少。


“你还真有契约精神。”Jason低声笑道。他接过手机,打开了里面的语音文件。


[Jason.]


——蝙蝠侠的声音。


Jason屏住了呼吸,他看看丧钟又看看手机,神情脆弱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接下来的语音,毫无疑问是蝙蝠侠的声音,但用的却不是英语,也不是什么密码,而是一种非常奇特的语言,甚至不属于地球。


氪星语。


混蛋,他就知道那个外星人也参与这件事了。


[虽然时间稍晚,但你也有权利知道真相。我并没有死。]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Jason带着颤音呼出了一口气,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我并不是对哥谭,或是这个世界失望。诚然,也不是对你,Jason,我以你为傲。]


一个很短的停顿。


[我只是需要一个隐退的时机,卸去蝙蝠侠的角色,用另外的视角去看待问题。哥谭受了很重的伤,我们都需要疗伤,这个过程也需要你。我无意再次左右你的人生,只是如果你还有珍视的东西,请珍惜他们。无论你选择的路是否正确(从我的角度来看),我都会尝试接受你,希望你也能再次接受我。]


蝙蝠侠沉稳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起来,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又一下,最后才重新开口。


[总之,你知道……我爱你。]


“阿尔弗雷德强迫说的?”Jason差点笑出眼泪。


截音频的人应该是听不懂氪星语,长达三个小时的音频关于Jason的只有这么几句。还没听完,Jason就把手机递还给了丧钟。


丧钟没接,只是对着光看枪管还有哪里没擦到。


“对你起作用了吗?”


“一点也没。”Jason想耸肩,但是一动就痛到差点惨叫出声。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显示出了Amanda Waller的名字,Jason毫不客气地接了起来。


“你们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回信?这几天都没有任何信号?岛上的情况怎么样?虽然说30年前台风来袭时零伤亡,但不代表你们能对远古遗迹掉以轻心!调查员呢?让他们听电话!”


Jason瞥了瞥嘴把手机拿远,歪着头等她吼完。


“你的猎犬们回去了,估计马上你就能收到调查报告了,是谁执笔我不敢保证。”Jason摁着侧腹的伤口转了个身,“不过你知道对一个神秘莫测调查员有去无回的地方该怎么办吗?”


“你有解决方法了?”


“方法就是不要再他妈派调查员去了。”阿卡姆骑士对着电话大吼。“你的‘遗迹’我已经炸掉了,现在这里就是个有去无回的死岛,有种你就再来试试看。”


他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得远远的。


“你恢复了我们就走吧。”丧钟站起身,走向山洞口。外面的光逐渐清晰起来,是冬日里少见的暖黄色的太阳。Jason怔怔地看着红色起伏的波浪,突然叫住了丧钟:


“Slade!”


“什么?”


“我是怎么……?……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我能……”


丧钟停下了脚步,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也许他没笑。


“你还记得你引发爆炸前向你飞来的火箭榴弹吗?”


Jason努力回忆着:“也许……”


“那是死亡射手他们为了逃离发射的,上面挂着一部分的小晶体。结果两个异种晶体对撞,正好把处在爆炸中心的你弹开了。”


好吧,丧钟肯定是在笑。


“我正好赶上把昏迷的你从海里捞起来。现在整座岛就剩这面悬崖和那一片海滩了,你想看看吗?”


Jason点了点头,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吃惊于自己身上零件的完整程度。丧钟也许帮他挡住了不止一半的伤害。


随着他走出山洞,暖色的夕阳越来越明亮,海风都染上了一点红色。原本高耸丰茂的海岛已经不见,只留下岛中心那黑色的漩涡状岩石,沙滩上零碎分布着爆炸的残骸,那一场危机的痕迹也就剩这点了。


“我又变成这样了。”Jason扶着Slade的肩膀让自己站的更稳。“伤痕累累,身心俱疲,从零开始——还有和你在一起。”


“也许情况能更好点。”Slade说道。


“怎么。你终于良心发现要离开我了吗?”Jason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


“很遗憾,是另一点。”Slade指向天际线:
“我联系了你的手下,他们之前得不到你的消息都快疯了——你猜他们在外面转了几天了?”


Jason看着遍布礁石的海域也很无语,不多时,一艘白色的游船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站在船头拿着望远镜的观测员看到悬崖上的情况,兴奋地拼命向Jason挥手:


“老大!!!”


Jason抬了下手:“……小心!”


“咚……”


猛然掉头而来的船结结实实的撞进了暗礁区。舵手马上被人捶了一拳。


“哈哈哈。”Jason笑个不停,远处被卡在暗礁上的手下们还在蠢乎乎地转圈。Jason对丧钟勾了勾手,Slade弯下腰,Jason用拇指顶开他的面具。


“什——”


Slade还没说一个字,Jason就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他的,微凉的唇像是蛇一样缠绕上来,让人不得不给他染上温度。Jason双手钩住Slade的脖子,Slade抱住了他的腰。他们在仅存的最高峭壁上交换热烈而悠长的吻,夕阳融化在了水中。


 


TRUE END


////////////////////////////////////////////////////////////////////////////


之后Jason就回哥谭做义警去了,紧接着dlc剧情;


偶尔丧钟会过来,小别胜新婚;


其实有时候离别时间还挺长,需要打个卫星电话确认一下对方死活;


(老蝙蝠:我……额……试着……接受……)


丧钟生意上的事情Jason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少不得Tim和Dick找的麻烦;


但是Jason的原则变得异常的多;


蝙蝠家果然永远是pain in the ass!

评论
热度(116)

© 阿樾觉得不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