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老樾/时差

DC/育婊papa/HP/Mar/音乐剧

近期沉迷文帝陛下

主博吃粮

子博堆自产@Scarlet.

【Brujay】跨越3+2维(1-3)

DSL:

梗概:神父杰森陶德获得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神谕。他需要修正一个错误,一个涉及到各个时空的错误。


 


作者按:基于今天是父亲节的背景,应当有预警或者剧情里大致设定,但写出来以后基本上等于剧透所以就不写了,OOC,非正剧,不要在意细节。


 


(1)


 


红头罩是被嘶啦作响的嘈杂声吵醒的。他的眼珠在眼皮下面转了一下,并没有完全苏醒,无意识地往左侧翻了个身,手动了动,瞬间起身从枕头下面拿出自己的枪对准了前方。




“……这他妈的是什么地方?”


 


这不是他的安全屋。他的安全屋更黑一点,没这么多灯,没这么吵,也没有一个摆了汽车轮胎的书架。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轮胎旁边甚至还放了一个相框呢。


 


他大跨步的走了过去,一把抓起相框放在眼皮子底下。那是一张他和布鲁斯的照片,他穿着颜色没那么鲜艳的罗宾制服,抱着手臂侧身站在蝙蝠左侧。那绝对是他,还傻乎乎地当蝙蝠侠的小跟班的时候,但不是这件制服,也不是这个蝙蝠侠,他们也绝对没照过这张照片。什么人会有闲心思把老家伙的黑色内裤P成灰的?搞得他像是个穿灰色连体衣服的变态。


 


他从这间小屋子走出去之前,也没忘了在内心吐槽一下那些装饰用的瓶瓶罐罐。他走到一台巨大的显示器前,发现那是接通了全市的监视器的设备,还包括警察局内部的监视器。好东西。他心想,调出来几幅画面研究了一下。不过这些好东西都是给谁的呢?


 


当然,没过多久他就知道自己在哪了。一个正位于GCPD分局地下的防空洞,如果他想的话,他能直接跳到天花板打开井盖,大摇大摆的从警察们上班的地方门口走出来。他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是哪个蠢蛋选的藏身地。


 


他没这么做,显然。防空洞有一道暗门,他闪进去,七拐八拐的大概走了三分钟才走出来,出口是一栋废弃建筑物的地下室。这时候是白天,这么直接走出来有点显眼,不过还好没人在意。他也没带自己的头罩,顶多是在腰上带了两把手枪,被黑色夹克这么一遮,没人会发现。


 


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他去了东区,犯罪巷附近,那是他唯一一个在哥谭的安全屋,十分隐秘,也很重要,相当于他的军火库,藏了不知道多少支柯尔特M2000、AK47还有10-11泰瑟步枪,最后一种还是他从黑面具那里抢来的。他炸掉了大多数,不过还是给自己留了几把。


 


但是——


 


杰森不得不站在一家面包店前瞪着招牌,张口无言,不知说什么好。


 


“早上好啊,先生,”手里端着一个小托盘的售货员给他看了看今天新做的面包,“你想尝尝我们店里新出的奶酪面包吗?”


 


杰森瞥了他一眼,那个人有点畏缩,于是他咳嗽了一声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生气,“抱歉,但——这里是东区199号吧?”


 


“是的,东区199号。”


 


“而这里有一家面包店?”


 


“斯莫伍德面包店,是的。”


 


“你们开了几年?”


 


“时间不太长,事实上,大概有三年,但我们老板已经在市中心开了另一家分店。”


 


杰森盯着他,扯了扯嘴角,“你说你们开了三年。”


 


“对。”售货员莫名其妙的回答道,他看上去像个大学生,不太像会撒谎的人。谁知道呢,这可是哥谭。


 


“三年,在犯罪巷,这地方,在199号。”


 


“是的。”他耸了下肩膀,“周围上班的人都知道我们。”


 


“可这明明是个黑帮常常枪战的地方,地下毒品的秘密交易处,有的是毒虫们和皮条客,不应该有面包店。”


 


“这个嘛,我们有蝙蝠侠还记得吗?”售货员笑了,摇了摇头仿佛听不懂杰森在说什么,“很久以前这里就平定下来了,算是犯罪巷里最安全的一处。当然,也的确有黑帮那群人,不过——”


 


他后面说了什么杰森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压根想不起来,但安全屋是没了,步枪也没了,还有他的柯尔特。蝙蝠侠,噢,又他妈的是蝙蝠侠,是蝙蝠侠一锅端了黑帮头目,然后给周围人注射了什么精神毒素,让他们集体失忆,还开了家面包店假装这是个其乐融融的街区?


 


“嘿!”那个小伙子在他背后大喊,“你真的不打算来尝尝面包?我们还有樱桃派,父亲节半价!”


 


“不好意思,我没有父亲。”


 


杰森背对他吼了一句,那人突然噤了声,过了几秒隐隐约约传来一句“我很抱歉”,但杰森没理他,双手插兜继续向前走去。


 


(2)


 


红头罩Jason Todd是被爆破一般的枪声吵醒的。他的眼珠在眼皮下面转了一下,并没有完全苏醒,无意识地往左侧翻了个身,手动了动,缓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奇怪,为什么这么黑?”


 


他试图打开大灯,在墙上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一把拍到了床头的一个什么东西上,那上面有开关,按下去后终于有了一丝光线。


 


Jason眯起眼,从枕头下拿出自己的枪。这不是他的安全屋,没这么黑,没这么潮乎乎的,没这么吵,仿佛在他隔壁就有一场枪战。而且见鬼的,他的书架和轮胎都他妈哪去了?


 


他下了地,扯了扯自己皱巴巴的棕色夹克,发现这是个小仓库,天花板上布满了管道,墙皮尽数剥落像犯罪现场,可能是个安全屋,但绝对不是红头罩的。他睡的是一张有点发硬的床,是很干净,但有点坑坑洼洼的,仿佛床单下面藏了具尸体。


 


于是他干脆掀开了床板,看到下面的东西后挑起眉毛。这张床下藏了一堆枪支,个个都被擦得锃光瓦亮的,显然他们的主人很喜欢枪,和他一样,只不过喜欢的种类更加暴力一点,比如好几支AK47,他记得那是他当初找Bruce麻烦时才会用的东西,目的是为了气Bruce。


 


都是些好货。他把它们都拿出来看了一遍又放回去,也顺了把格洛克别在腰间。床头的小柜子里放了几本书,《傲慢与偏见》《哈姆雷特》等等,也有几个弹匣,红色的头罩,摆的很整齐,不管是哪个人的东西,他一定喜欢读书,喜欢整洁,虽然这地方破旧不堪,但他一看就是那种喜欢让落脚处井井有条的人。


 


等等,头罩?


 


Jason一把抓起头罩看了个遍。这个红色的椭圆形的东西,不太像是他自己的头罩,因为这个更难看一点,但也算是小丑当年建立的红头罩帮的用具。好吧,他是被红头罩帮的余孽扔在这里的吗?还是小丑想折磨他?不管是谁,他怎么还完好无损的睡在一张床上,还能毫无阻碍地翻看这些东西?


 


他有点紧张起来,一把抓起那个有点丑的头罩踹开了门,结果被迎面扑来的阳光几乎闪瞎眼。没有表看不成时间的Jason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现在是傍晚。头罩是没用了,他还得抓紧时间给Bruce买父亲节礼物呢,虽然以伴侣的身份送这种礼物,做上去比听上去还怪。


 


他赶到东区的犯罪巷时夕阳已经没那么刺眼了。他把头罩放在了一个隐秘之处,一会儿夜巡还需要用。走了大概十分钟,Jason确定自己来到了对的位置,哥谭是个大城市,他可能对其他区域不是特别熟悉,但犯罪巷一直是他的地盘,所以如果有任何商店被黑帮炮轰了,或者卷入什么暴力争端中被取缔,他绝对是第一个知道的,可能比Bruce知道的还要早。


 


所以贝莉小姐的礼品店到底哪去了?他瞪着一栋危楼看了半天,连斯莫伍德面包店的影子也没看到,更别提什么礼品店。而他能保证的是,礼品店绝对挨着这家面包店,而他需要的只是里面卖的一本特殊的相册。


 


偷袭是在这时候出现的。有人狠狠踢向Jason的背部,但Jason反应过来了,在被踢中之前就侧身躲了过去,然后一脸不耐烦地看着面前的罗宾——他的“小弟弟”比他低好几个个头,正抬头怒视着他,手里紧握着蝙蝠镖,看上去比他还不耐烦,或者是愤怒?


 


“你在这里做什么,陶德!”


 


“买东西,父亲节还记得吗?”Jason说出口后有点后悔,以他的身份真的不应该买父亲节礼物了,但随即他感觉有点不对劲,“而你在这做什么?我以为你和少年泰坦在一起。”


 


“什么少年泰坦?”罗宾逼近了一步,“你怎么回到哥谭了?”


 


Jason没机会回答这个蠢问题,因为Bruce出现在罗宾身后,他的蝙蝠侠装扮看上去比以往更阴沉。


 


“你为什么在这里,红头罩?”


 


Jason张了张嘴,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他当然在哥谭了,他已经在哥谭待了三四个月,每天和Bruce一起夜巡的是他,和Bruce一起回庄园的是他,他们一起吃Alfred的三明治和牛排,一起偷偷把华夫饼倒掉,甚至现在睡在一张床上。他可是好不容易才适应和Bruce——昔日的监护人——真正的一起生活。Alfred比他想象中的能够接受这个事实,睡在一张床上还是他老人家先提出来的,“一间卧室比较好收拾。”


 


所以这是个恶作剧?父亲节的恶作剧?“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Bruce,父亲节快乐。这个答案满意吗?”


 


蝙蝠侠没动静,罗宾的脸上立刻显出嫌恶的神情,但Jason没理他,他只是盯着蝙蝠侠看。接着连他也忍不住皱起眉头,老家伙的面无表情让他没来由得烦躁起来,这表情到底什么意思?上一次他这么看他还是以为他杀了市长那次。


 


“谢谢。”蝙蝠侠干巴巴地回答,“你在哥谭到底想干什么?”


 


“你觉得我像是干什么。”Jason沉下嗓音,克制自己不要翻白眼。


 


“趁着黑帮内斗坐收渔翁之利。”


 


“……啥?”


 


“少了企鹅人的黑帮现在处于内斗状态,黑面具正在招兵买马重整威风,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你想像上次那样,等到他们斗得两败俱伤后履行‘惩罚与罪责相称’的理念。”


 


“等等,”Jason头疼的抬起一只手打断他,“黑面具?我明明把他送进了古恩太太手里,他不可能这么快就出来,如果他出来了我会知道的。”


 


罗宾看他的样子仿佛在看一个脑残,“你是被关在阿卡姆太久脑子也出问题了吗?黑面具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女人看住?”


 


“古恩太太可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Jason瞪了回去,他不记得蝙蝠崽子有这么聒噪,“我看你在少年泰坦度过的十三岁没让你成熟多少。”


 


“你这蠢货,我说了我不知道什么少年——”


 


更响亮的蝙蝠嗓音插了进来,“红头罩,哥谭不是你日常活动的区域,惹起事端我只会让你再进一次阿卡姆。”


 


“见鬼,你们父子俩到底有什么毛病!”Jason吼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最近把脾气控制的很好,说不定是好过头了,他才不接受这种无中生有的指控,“听着罗宾,蝙蝠家所有人都知道你在和少年泰坦那帮人混,这没什么丢脸的,还有Bruce,我没有、也永远不会进阿卡姆疯人院,你是疯了还是怎么?我只是想给你过个父亲节不行吗!”


 


蝙蝠侠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抓住罗宾的肩膀,不让排行最小的男孩儿拔刀冲上去,Jason发泄完后怒气冲冲地盯着他,接着他无意间把视线下移了一下,注意到万能腰带下那条简直像是外穿黑内裤一样的制服时,震惊地抬眼,和Bruce的视线撞到了一起,后者先开口:


 


“你的黑色夹克?”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外穿内裤呢。”Jason闷声闷气地说,“这是什么问题,我从来就没穿过黑色夹克。”


 


“回庄园。现在。”


 


蝙蝠侠扔下这句话就转身射出钩抓枪跃上屋顶,罗宾不甘心地回头瞪了一眼Jason,也跟了上去,而红头罩则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俩的背影,没有缘由的有些紧张,但还是紧随爷俩身后朝着蝙蝠车走去。说真的,他想,Bruce的品味什么时候比Dick还糟糕了?


 


(3)


 


阿卡姆骑士是被窸窣的走路声吵醒的。他的眼珠在眼皮下面转了一下,下一秒就完全苏醒,下意识地往左侧翻了个身,发现自己是蜷缩在小巷的角落里时,瞬间站了起来,抽出自己的枪环顾四周,发现没有状况后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我他妈的在哪?


 


他使劲回想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乔装打扮站在韦恩庄园的人群外围,和那群记者看着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从蝙蝠飞机上走下来,刚走进宅邸,整栋楼便瞬间爆破。他还没来得及惊讶,周围人就和炸了锅一样惊叫起来,四处乱窜的记者和驱散群众的警察遮挡了他的视线,他想翻进去一探究竟都没这个机会。蝙蝠侠死了,他想。蝙蝠侠死了,阿卡姆骑士应该很高兴才对。但他没这种感觉,他只觉得很累,脑子一片空白,连自己怎么回到哥谭城的都不记得。


 


所以最后我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呼呼大睡?骑士皱起眉头,死活想不起来自己怎么睡着的。他把当初被蝙蝠侠扯掉的头盔找到了,套在红色头盔上面,下一秒的记忆就是现在了,一睁眼发现自己在犯罪巷的区域里。神经从来都没有这么松懈的时候,自从被小丑抓走后就没有了。


 


他走到大街上,被街道两旁整整齐齐的建筑物吓了一跳。如果他不是做梦或者得了脑震荡,他敢保证他几乎把犯罪巷毁了——不,他几乎把哥谭城毁了。那么多、那么贵的装备,都被他用在杀蝙蝠侠上面,破坏了不少路边的花花草草也在情理之中。难道哥谭政府一夜之间重建了?那些工人是吃了激素才干劲儿这么大的吧。


 


突然,两个人影从左边街区的屋顶上呼啸而过。他们的动作很快,但骑士的谨慎性更高。咔嚓一下上了膛,骑士攀着人工梯跳上了房顶,还没等站稳就被一记侧踢踢得差点再摔下去。怒气涌上头脑,他转身举起胳膊差点开枪,但在按动扳机之前就难以置信地犹豫了。


 


“你……罗宾?”


 


“哈!看来你还认得我。”穿着红色上衣、黄色披风、绿色小短裤的男孩儿嘲弄着说道。上帝啊,他脚上穿着的那是什么,精灵靴?“哥谭没有你这种人,你是新来的义警,还是屁股欠揍的罪犯?”


 


骑士觉得有点头疼。这绝对是罗宾,但他不记得替代品会穿成这样,也没这么矮,而且那家伙绝对没这么浓密的头发。他的个头和自己当年差不多。


 


“不,我是阿卡姆骑士。”他艰难地回答道,目光没法从那两条光着的大腿上移开,“小孩儿,别扮成罗宾的样子在屋顶上窜来窜去,你会掉下去的。”


 


“我才不会掉下去,掉下去的是你!”


 


又一次袭击从身后袭来,骑士面不该色地转身躲过蝙蝠镖,在地面上滚过去站到屋顶的另一边,和第三个人错开形成一条直线的危险距离。看到那支插在地上的蝙蝠镖,让他忍不住破口大骂:“蝙蝠侠死了,别他妈穿着万圣节服装学他……”


 


“显然我没有,”阴影中的黑影走了出来,是蝙蝠侠——他的手里不知道时候又摸出来一支蝙蝠镖,“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们?”


 


“……”骑士瞪大了眼睛盯着他,“……不,不可能。”


 


“喂,我们在问你话!”罗宾蹦蹦跳跳地站到他面前,双手叉腰挑衅地说,“不然你想被倒吊在屋顶边才肯说实话吗?”


 


“你。”骑士没理他,他盯着“蝙蝠侠”,愤怒让他握紧了拳头,“你不是蝙蝠侠。布鲁斯韦恩死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蝙蝠侠了。”


 


当他说出那个名字时,罗宾和蝙蝠侠同时动容了。前者后退了一步,不安地看了看身后的男人,而蝙蝠侠沉着声音纠正道:“我是蝙蝠侠,但我不是那个花花公子,别侮辱我。”


 


“开什么玩笑!”骑士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提到蝙蝠侠就让他有一种揪心的痛,“布鲁斯韦恩在电视直播上向全世界承认了自己是蝙蝠侠,然后他回到庄园活活被炸死。我知道,因为我曾经是他的罗宾杰森陶德!而你,只不过是个伪装成蝙蝠侠的蠢货!”


 


他的话音刚落,罗宾立刻回过头吃惊地盯着他,仿佛他刚把一盆凉水浇在他头上。“蝙蝠侠”刚想伸手要阻止他,但小男孩儿已经跑到了骑士面前,生气且大声地反驳了他,“你说谎!我才是蝙蝠侠的罗宾,我就是杰森陶德!”


 


“真是活见鬼,你这欠揍的小兔崽子——”


 


黑夜里蓦然射出的一道强光打断了骑士的话。微风变为狂风,空中突然分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痕,白光从裂痕逐渐扩大的空间中泄露出来,他和罗宾都抬起胳膊遮挡着道强光,而“蝙蝠侠”则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被割破的时空。光芒中两个身影走了出来,一个戴着红色头罩、身穿浅棕色机车夹克的人手持双刀,另一个一副神父打扮,右手拿着一本圣经。当他们双脚都踏在屋顶上时,光芒也随之消失。


 


还没等起争执的三个人反应,身穿黑色长袍的神父率先开口:


 


“你们谁是杰森陶德?”


 


TBC.



评论
热度(215)

© 阿樾觉得不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