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老樾/时差

DC/育婊papa/HP/Mar/音乐剧

近期沉迷文帝陛下

主博吃粮

子博堆自产@Scarlet.

【AC】Lights·序(穿越向,CP多慎入)

纠慌慌慌子:

· 快说我高不高产♪(^∇^*)


· 这次是全员向的现代穿越,正剧非傻白甜!


· cp多,主要有油炸法棍,EA,微微的SA,HS


· 估计又是个超级大坑orz


*主要角色死亡慎入


----------------------------------------------------------------


    -灯光,灯光在哪里呢?


 


    -用熊熊的欲望之火将它点上吧!


 


 


 


 


    我从不怀疑我的相貌,从小母亲就一边说着我是万人迷一边喂我吃饭。


 


    好吧,我从六岁才开始自己吃饭,但是这妨碍不了什么。


 


    因为母亲的鼓励,我在女孩们面前自信而阳光——虽然小时候我能见到的女孩就只有那几个。但是长大以后——尤其是到了大城市以后,我才知道我并没有母亲所言的那么玉树临风,相反,我长相平平,属于扔进人堆中就认不出来的那种。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记恨过母亲,还有父亲。你们知道的,青春期啦,叛逆啦,什么的。


 


    然而直至今日我才后悔,没有听他们的话。母亲希望我能平平安安度过一生,所以她才说我平凡的长相是好事,我却还因此恨过她。


 


    生活好像一直在残忍地打扰着我的睡眠,但是我却还之以慈悲。


 


    哦,好像谈的太多了。


 


 


 


 


 


    五月八日凌晨三点,中国香港。


 


    一架通体黑色的军用飞机悄然在云间穿梭,几乎与黑夜融于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两个驾驶员全副武装,从头到脚都被厚实的金属装备包裹着,红色的漆在铠甲前方组成一个十字标志。


 


    坐在副驾驶座的飞行员打了一个绵长的、充满懒意的哈欠,声音从头盔后传来像是野兽的低吼。


 


    “你说这回上头又在搞什么鬼,居然动用了光烈780号来送货,还要在凌晨出发?”副驾驶员不满地发着牢骚。


 


    “上头的意思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只要做好我们本职的事就好了。”驾驶员的声音有些哑哑的。


 


    “不过,我听说这次我们运的‘货’可不是普通的货,”主驾驶员顿了一下又神秘兮兮地说,“我听说哪,咱们运的可都是‘人’!”


 


    “什么,人?”副驾驶员惊讶地说,“你是说,这飞机后面那八个铁柜子里面都是人?”


 


    “听说而已,”驾驶员补充道,“不仅是这样,这些人好像都是人造人!”


 


    “这太可怕了,真是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咱们干活也就为了混口饭吃,这群人干事一向变态,你我还是少评价为好。”主驾驶员侧了侧头,又说。


 


    “说的也是……话说这机舱里真是热啊。”副驾驶员说,一边隔着头盔做了个擦汗的动作。


 


    “是啊,我都快被这身装备闷死了。”主驾驶员也不禁抱怨道。


 


    “你脱下头盔透透气吧,我来驾驶一会。”副驾驶热情地说。


 


    “好,那麻烦你了。”主驾驶员说着解开脖子上的皮扣,剥下了头盔。


 


    然后,在他脱下头盔的一瞬间,一声枪声响起。主驾驶员甚至什么都还没看清,太阳穴上就多了个弹孔。


 


    副驾驶员收起手枪,在主驾驶员的手滑落之前接手了操作杆,并把他的尸体挪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他熟稔地在操作盘上按下几个按钮,又在头戴的耳机上插了根线,操作台的通话栏上就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头像,带着略微不爽的表情。


 


    “太慢了,戴斯蒙!我还以为你任务失败了。”男人开口说道,仍旧一脸的不爽。


 


    “慢工出细活,肖恩,”戴斯蒙轻松地说,“而且这也算是我‘重获新生’后的第一个任务,总得熟悉一下嘛。”


 


    “别贫嘴了。你开到哪里了?”肖恩推了推眼睛,透过屏幕直视戴斯蒙头盔后的眼睛。


 


    “这飞机真不是盖的!才几分钟已经差不多到浙江了,不愧是Abstergo的特级飞机。”戴斯蒙说。


 


    “嘁。要是我有材料,绝对造架更好的!你给我赶快回来,听见没?”肖恩翻了个白眼,随后又补充一句,“还有,平安回来!”


 


    随后他就挂掉了通话。


 


    戴斯蒙看着熄掉的屏幕,忍不住低笑出声。这种有同伴的感觉真好。他想。


 


    窗外黑成了一片,戴斯蒙忧心忡忡地皱了皱眉。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他想。


 


    “再坚持一下,先祖们。马上就到家了。”戴斯蒙回头对着铁箱子们挤出一个微笑。


 


    如果事先有人告诉我我的预感一向很准,那么也许我会小心一点,今天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忽然,戴斯蒙感觉整架飞机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了似的,顿在半空中怎么样也动不了。


 


    “What the...”戴斯蒙皱起眉头。


 


    “好久不见,迈尔斯先生。”


 


    听见熟悉的声音,戴斯蒙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下一秒他就看见屏幕上亮起了丹尼尔的脸,还是那么疯狂和乖戾,还有点欠扁。


 


    “晚上好啊,丹尼尔。重获新生的感觉怎么样?”


 


    “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我倒希望你重生后长了点脑子,现在乖乖投降,把‘货’交出来,你也许还会有点用处,上头也不会杀你。”丹尼尔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哦?看起来你很有自信不给我别的选择。”戴斯蒙透过雷达看见飞机大概是被两架其他的飞机发射的铁绳拴住了。


 


    “是的,别无选择,戴斯蒙。”丹尼尔说道。


 


     不。我决定赌一把。戴斯蒙咬紧牙关,一把扔掉耳机,两只手一起握住操作杆,朝两个不同的方向一百八十度扭转。


 


    顿时,整架飞机经由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后摆脱了铁绳的束缚。戴斯蒙甩甩头摆脱眩晕感,加大火力朝前飞去。


 


    “鬼把戏!”丹尼尔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从耳机里传出来,戴斯蒙当做没听见,继续加大马力冲刺着。


 


    “先祖们,坐好了!”


  


    很快,枪声和炮声在中国的空中响起。戴斯蒙十分勉强地在枪林弹雨中回避着子弹和炮弹,空中旋转带来的颠簸感让他有些想要呕吐。


 


    “真是缠人……”戴斯蒙看着雷达上两个穷追不舍的红色光点不禁骂道,于是他启动了武器系统。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嘛。


 


    三架飞机在空中交火显得十分绚丽,一时间子弹迸发的火光映亮了一方夜空。


 


    戴斯蒙很快成功打下了其中一架飞机,和那架比起来另一架显然更加灵活和难缠,戴斯蒙感赌一百美金那里面坐的就是丹尼尔。


 


    “该死……”一滴滴汗珠在戴斯蒙的额头上泌出,这架飞机本来就不是作战专用飞机,武器和体型都不适合这样的遭遇战,更何况戴斯蒙以前也没有什么空战(甚至空中驾驶)经验,遇上丹尼尔这么一个老手让他感觉力不从心。


 


    很快,戴斯蒙的飞机被一发炮弹击中了。还好是尾部,戴斯蒙感觉冷风灌了进来,肯定是破了一个洞,他想。


 


    “不,不,不,不,不!”戴斯蒙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一排铁箱子中最靠外面的几个已经沿着飞机地板从那个破开的大洞滑了下去。


 


    戴斯蒙赶紧将飞机调整成倾斜状让铁箱子不再倾斜,但是为了躲避丹尼尔的攻击他又不得不再次紧急升空。


 


    这样下去不行。戴斯蒙咬牙,他环顾一周瞥见机舱里的救生衣,眼睛一亮。


 


    戴斯蒙的飞机突然停在原地不动了。丹尼尔不禁勾起嘴角,能杀死戴斯蒙,这个想法就让他兴奋不已。


 


    丹尼尔的飞机一点点靠近戴斯蒙的,但是对方还是毫无反应。


 


    “你该不会被吓昏了了吧,亲爱的!”丹尼尔冲着旁边的飞机大喊,然而还是毫无回应。


 


    丹尼尔又靠近了一点,然后他惊讶地看见一个黑影从飞机尾部滑了出去。


 


    “吃炸弹去吧,蠢货!”同时,戴斯蒙的声音在丹尼尔的机舱内响起。


 


    “不好!”丹尼尔暗叫不妙,可惜还是太迟了。下一秒,戴斯蒙设置的自爆程序启动,飞机瞬间被火光包围,两架飞机靠的太近以至于丹尼尔的飞机也被爆炸卷入。


 


 


 


 


 


    戴斯蒙很想回头看一看这壮观的一幕,但是他现在不敢干别的事情。他正用四肢紧紧抱着一个铁箱子,降落伞带着一人一箱缓慢地降落。


    黎明将至,空中归于平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戴斯蒙边咳嗽着边从草堆里爬出来,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从空中降落的 刺客一定要跌进草堆。正当他一边懊恼地摘着脸上的叶子一边检查铁箱的情况时,手机响了。


 


    “屏幕裂了……”戴斯蒙有些心疼,“Hello?”


 


    电话的那一头爆发出一长串英文单词,而且声音又大又愤怒,戴斯蒙不得不把手机远离了耳朵几公分以保护自己的耳朵。这是肖恩打来的,戴斯蒙在一长串语速极快的单词里捕捉到“袭击”“太不小心了”“损失”之类的单词。


 


    “你不能怪我,这我们谁都没预料到……”


 


    “我已经竭尽全力了!我逃跑的时候还想着带走几个,但是后来发现好像其他的铁箱子都滑下去。只剩一个了……”


 


    “我当然没事……啊,你没有在问我啊……”


 


    “我马上回去,你跟父亲说……”


 


    最后戴斯蒙揉着太阳穴结束了通话。以后我再和任何一个英国人通话超过五分钟我就自毁手机。他默默发誓。


 


    下一秒肖恩又打过来了。


 


    “老威廉问你,你需不需要支援?”肖恩的声音十分不耐烦


 


    “我想不需要,再怎么说我也有个刺客大……”戴斯蒙一边说着一边走近那个铁箱。


 


    “……嗯?”


 


    “又怎么了?”肖恩问。


 


    “那个……剩下的这个好像是个女的。”


 


    戴斯蒙再度感觉到了生活对自己的残忍。


 


                                                          -TBC-


---------------------------------------------------------------------


· 最后补充下,虽然这章完全没有CP倾向但还是打上了油炸法棍的标签


· 剧透:接下来的剧情就是掉到中国的刺客大师们闯荡中国的故事[。因为不是一起掉的所以是两两组队,而且组队的人选会非常迷


· 希望大家可以看下去QAQ    

评论
热度(133)

© 阿樾觉得不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