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老樾/时差

DC/育婊papa/HP/Mar/音乐剧

近期沉迷文帝陛下

主博吃粮

子博堆自产@Scarlet.

蝙蝠侠-My Emotions Are Blinding 1

罗密欧酱:

已完结


送给我的宝贝(○` 3′○)






1.

“我需要你的帮助。”

Jason紧紧闭着眼睛祈祷这声音只是自己的臆想。

“Jason,我知道你醒了。”

不,我绝对没醒,我不可能在连续工作了39小时后才上床躺了三小时就醒的。Jason对自己说。

“我给你买了咖啡。”

“滚开。”他把头埋进枕头。

“是你最喜欢的口味。”

“你根本不知道我喜欢什么口味。”

“不要挑食。”

“你到底要干嘛?”Jason翻身坐起,心情恶劣地盯着站在床尾的Dick。对方身上还穿着夜翼制服,显然一晚没睡。

“你怎么知道我的安全屋在这儿?”

“拜托,这是布鲁海文,这儿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跟踪狂。”

“我不是来吵架的,Jason。我想请你帮个忙。”

“怎么,觉得自己踢坏蛋屁股的力道太小了特地找我来接手?”

“我要你上次回庄园做的鸡汤的菜谱。”

“Alfred生病那次我做的鸡汤?”

“对。”

“没门。”

“为什么!”Dick摘下面具急忙朝他走来。

“没有为什么。”Jason接过Dick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这是我的专利。”

“别那么孩子气!”Dick把空的纸托盘搁在床边的矮脚柜上,一本正经地看着Jason。

“你要菜谱干嘛,你又不做饭。”Jason一边说一边翻找着自己的T恤。

Dick叹了口气弯腰把衣服从地上捡起丢给他,“有个女孩……”

永远是女孩儿。Jason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Dick.情圣.Grayson。

“我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双方感觉都很不错,所以我想邀请她去我家吃顿晚餐。”

“听我的,找家宾馆附近的餐厅,把事一起办了。”

“你还能再粗鲁一点吗?”

“好吧。”Jason套上衣服,“不开玩笑,你为什么想做饭?”

Dick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脸上的笑容令Jason直打寒颤,“我想让她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我受不了了。这儿是我的安全屋,不是让你演爱情片的电影院。”

“你到底帮不帮忙?”

“你到底会不会做菜?”Jason反问。

“反正比Bruce强。”Dick毫不羞耻地笑了起来。

Jason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Dick跟在他身后一起走进客厅。Jason找出纸和笔,在上面写下菜谱,“严格照着上面写的做,别偷懒。”

“不会。”Dick兴高采烈地说。在他伸手去拿菜谱之前,Jason忽然又把纸藏到了身后。

“这不是免费的。”他坏笑道。

“拜托……”Dick夸张地喊道,“我已经给你买咖啡了!”

“那是你吵醒我的代价。我要你的机车。”

“……旧的还是新的?”

“新的。”Jason的笑意更深,他靠在墙上得意洋洋地看着Dick。

“那辆车花了我十万!”

“所以?”

“借你一个月。”

“三个月。”

“两个月!”

“成交。顺便我要你的HULU账号。”

“你真是得寸进尺。”

“别那么小气,Adam Jones。”

“Adam Jones?”

“燃情主厨。别告诉我你没看过这部电影。”

Dick摇摇头,把Jason给他的菜谱折好放进口袋,“你应该少看点电影,Jay。”

“再见。”Jason目送Dick爬出窗户,然后一把拉上窗帘。


2.

“你的新女友怎么样了?”

Jason轻巧地落到Dick身边,带起一阵香皂味的微风。

Dick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去盯梢自己的目标。

“说啊。”Jason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

Dick放下望远镜,“我在工作呢。”

“刚才我看到警车过来了,你完全可以把这里留给他们。”

“真的?”Dick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果然有警笛声由远而近,Jason耸耸肩,做了个手势。

“我还以为你不是那么八卦的人。”Dick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紧绷的身体。

“我只是想知道我的鸡汤有没有获得新的粉丝。”

“好吧,她很喜欢。”

Jason哼了一声,跟上Dick的脚步,和他一起从屋顶上跳下去。

“所以呢?她爱上你了吗?”Jason问。

“我不知道。”Dick有些犹豫,“最近我和她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我已经不太确定我们的关系了。”

“什么叫不确定?你爱她或是不爱,这有什么难的?”

“这……很复杂。”Dick甩甩头,“我很喜欢她,她是个好人。”

“好吧,你不爱她。”

“Jason!”

“怎么,我说错了吗?”

“没有这么简单。”Dick烦恼地说。

“就是这么简单。别老想着当个好人,Dickie。”

“是啊,这话由我的法外者弟弟说出口真是再合适不过了。”Dick忽然笑了起来。

“干嘛?老蝙蝠都不管我了你还想有什么指教?”Jason立刻争辩道。

“照顾好你自己好吗,也照顾好Bizarro,他听起来是个好孩子。”

“你要操心的事也太多了吧,小心秃头。”Jason笑道。

Dick瞪了他一眼,“我才不是那个被吐槽发际线的人。”

“我那天只是梳了个背头好吗?”

“别解释。”

他们一路跑到铁道口。Dick说,火车快要来了。Jason低下头,感到铁轨在自己脚下隐隐震动。

“想比赛吗?”Dick忽然问。

“比什么?”

“蒙眼爬上火车,看谁先跑到车头。”

“全程蒙眼?”

“怕了?”

“开玩笑。”Jason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绷带,随意扯了一段绑到头罩上,然后将剩下的抛给Dick。

他们并肩站到轨道边上,Dick的声音在逐渐增强的风力中变得有些迷糊,他说:“3、2、1——”

Jason伸出手超前方跃去。


3.

Jason刚回到哥谭就收到了蝙蝠侠的消息。

“过来。”

他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口袋重新跨上机车。和家里走得太近就意味着给自己找了一个24小时不分昼夜要求你随叫随到的暴躁老板。而这么做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有人给他的账单付钱了。

等Jason赶到蝙蝠洞时,蝙蝠侠已经出去了,只留下Damian一脸不满地坐在椅子上瞪着Jason。

“什么事?老头子呢?”

“你太慢了,他不想等你。”

Jason摘下头盔看了眼表,“他连十分钟都懒得等?”

“也许他只是不想见你。”

“嗯嗯,这就是你能想到的最伤人的话?”

“听着,Todd,现在你归我管了。父亲说了,我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Damian跳到Jason跟前,昂着脑袋傲慢地说。

“信你就有鬼了。”Jason绕过Damian冲正下楼朝他们走来的Alfred打了个招呼。

“Bruce少爷出发去找谜语人了。”Alfred解释道,“他在哥谭各处藏了十枚炸弹,地点已经破译出来了,现在需要两位一起前往拆除。”

“一起?”Jason又看了一眼Damian,后者脸上的抗拒简直突破天际。

“是的,两人一组,以防万一。其他人已经出发了。”

“你拖慢了我们的进度!”Damian喊道。

Jason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你拖着不告诉我重点我们现在早就出发了。”

“你真是一个令人无法忍受的大蠢货,Todd。”

Jason一手拎着Damian的兜帽,一边问Alfred:“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

“祝你们一路顺风。”Alfred平静地说。


“所以为什么你和我一组?Dick呢?”Jason好奇地问。

“哼。”Damian把拆下来的炸弹小心地放进专用箱子里,“Grayson不在。”

“他去哪儿了?”

“你不知道?”Damian看了Jason一眼,发现对方真的一无所知之后又露出了一丝得意。“他去巴黎了。”

“啊?”

“他的新女友是某个黑帮家族的杀手,到布鲁海文来是为了追杀某个叛徒。现在Dick跟着这条线一路追踪到巴黎去了。”

“什么?我还以为他的新女友是个喜欢家居的小清新。”

“那叫卧底,傻瓜。”

“这话该对Dick说。”

Damian皱起眉头,两条胳膊紧紧抱在胸前,“我早就跟他说了他的新女友很可疑。”

“拜托,你觉得谁不可疑?”

“我就是知道她有问题!Grayson太轻信了。”

Jason回忆了一下自己印象中的Dick,耸了耸肩。

“总之我很高兴他俩分手了。”Damian总结陈词。

“别让Dick听到这话。”Jason说。

Damian哼了一声没有作答。


处理完谜语人的炸弹后Jason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屋。照往常来说他根本不会去关心Dick的恋爱生活,天知道那人的恋情够拍多少部电影了,但这回不一样,这回Dick把他牵扯进来了,因此Jason觉得自己有资格过问一下。

他掏出手机给Dick发了条消息:听说你最近的悲剧了。

Dick的回复很快,“Damian告诉你的?”

“嗯。”

“你回庄园了?”

“干嘛这么惊讶,我一直有回来。”

“嗯,每次都在Bruce不在的时候。”

“你猜怎么着,这一次Bruce也还是不在。”

“能不能成熟点,Jason?”

“这次是Bruce先走的。”

“随便吧,你俩能有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

“嗯,这话说得挺公平。”

之后Dick就不再回复了。Jason洗了个澡躺到床上发现手机还是没动静,于是又主动发了条消息,“想聊聊吗?”

过了几分钟,Dick的消息才过来。“聊什么?”

“不知道。你想聊聊你的感情生活吗?”

“我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兄弟了吗?”

“算了,当我没说。”

“等等。”

Jason瞪着屏幕,几秒后连续滚进了好几条消息。

“事实上你是唯一问我这件事的人。”

“我很高兴,Jason。”

“不是说我分手了很高兴什么的……就是,很高兴。”

Jason翻了个白眼,“别说那些废话。为什么我是唯一问你这事的人?你的泰坦朋友不挺关心你的嘛。”

“你懂的,大部分人都不太愿意揭人伤疤。”

“呃,不确定你是在夸我还是骂我。”

“我认为蝙蝠家人的话不该用传统思路来判断。”

“唔,这个反击不错,你的嘴炮水平日益见长啊。”

“拜托,你以为在你们来这家之前是谁整天把B气个半死的。”

“我差点为你这句话笑了十秒钟。”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Jason?”

“好吧,你真的吓到我了。Dick Grayson竟然会在乎我的想法。”Jason忍不住笑着打下这行字。

“我一直很在乎你,小翅膀。”

“只有你知道怎么叫我会让我气疯。打吧,我身边没人。”

发出这条消息后Jason把手机搁在了胸口,他在黑暗中静静数着自己的呼吸,数到二十的时候电话进来了。他看了一眼号码这才接起。

“嗨,Jason。”Dick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那么近,害得Jason哆嗦了一下。他还从没有在这么近的情况下听到过Dick的声音,往往他们总会隔着一段距离,或是一个头罩,又或是各种爆炸、尖叫、骨头断裂的声音,以至于Jason竟觉得这个嗓音有些陌生。

今天实在太安静了,Jason想。

“你在哪儿?”他问。

“宾馆。”Dick回答,“过一会儿就出发去机场了。”

“事都办完了?”

“嗯。”

“所以……”Jason把落到眼睛上的一缕头发拨开,“你感觉怎样?”

Dick长长地吐了口气,“老实说,觉得很累。”

“因为揍了一大堆笨蛋?”

Dick轻笑道:“也有这一部分原因。”

Jason也笑了,“如果你要开始哭诉你的恋情的话,可别指望我给你递纸巾。”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哭了?”

“什么,你看泰坦尼克号时都没哭吗?”

“你哭了?!”

“拜托,每个人都哭了。”

“天哪,Jason,你看泰坦尼克号竟然哭了?”

“现在是说我还是说你?!”Jason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

“好吧好吧。我就是……”Dick犹豫道,“就是觉得也许自己永远找不到真爱了。”

“哦拜托,你才认识那女孩几天,这就是真爱了?”

“我不是说她是我的真爱!我只是觉得、觉得自己很难全身心的投入一段感情。就好像我总得瞒着她什么,有时是夜翼身份,有时是Dick Grayson身份,而且更多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这两个身份的界限了。”

“我很确信不管哪个身份下的你都一样恼人。”Jason把两个枕头叠在一块儿,舒服地靠了上去。

“谢谢?”

“所以你是在暗示你得找一个知晓你两个身份的人来恋爱吗?”

“也许?”

“我们都知道上一次你找这么个人谈恋爱的结局是什么了。”

“那不一样。至少我真的爱小芭。”

“也许你可以再和她谈谈。不过不管怎样你都会找到真爱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可能某天你会走进某家书店然后遇见你的Hugh Grant。”

“Hugh Grant?你是说那个演员Hugh Grant?”

“我的老天爷,你是不是从来不看电影?”

“这又是什么电影?”

“诺丁山……”

“噢!嘿,这部片子我看过,难道女主角不是Julia Roberts吗?”

“你还真猜对了,女主角。”

“你竟然把我比作女主角。”

“打我啊。”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喜欢给别人提建议,Jason。”

“是你想和我‘聊聊’的。”

“而你的口气听起来像是个谈过无数恋爱的情场老手。”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话说……”Dick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欢快起来,“你上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哦,不对,天哪,Jay,你……”

Jason心中闪过一丝不安,“我什么?”

“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操你的,Dick。我不是处男。”

“噢,还好还好,吓我一跳。”

“去死。”

“说真的上一次你谈恋爱是什么时候?”

“滚蛋。”

“我都和你分享了!”

“是你自愿分享的。”Jason粗声粗气地说。

“所以你现在是单身?”

“我不信爱情,Grayson。”

“这话出自一个热爱看爱情片的人之口。”

“我爱看这类片只是因为里面没枪。”

“也许我们该一起看看电影什么的。你错过了好几次电影之夜呢!”Dick兴高采烈地说着。

这就很危险了,Jason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和他的任何一个兄弟都还没亲近到这种程度,事实上他根本不应该在半夜给Dick打电话,这行为太亲密、太私人,细想起来真是恐怖至极。

“Jason?你在吗?”Dick问道。

“嗯。”

“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

“有点事要做。”Jason故意把床边的闹钟推下去弄出点声音。

Dick在那儿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轻松地说:“那你去忙吧,我也要收拾东西去机场了。”

他不开心。有时候Jason真恨自己对人语气的敏感度,他总是能察觉到别人心情的微妙变化。哪怕是像Dick这样惯于用微笑隐藏自己情绪的人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但Jason并不能做什么,他才不会去安慰人,如果他真有那么体贴,他也不会是Jason Todd了。所以这种敏锐对他而言只是一种累赘,让他充满内疚与愤怒的累赘。

Dick很快切断了电话。Jason瞪了自己的手机一眼,然后很快把它扔到一边。


4.

之后的某一天Dick突然关注了Jason的ins,那个号上只有一张照片,Jason不明白他干嘛要关注。但出于对那晚拒绝和他一起看电影的微妙歉意,Jason也决定回关Dick的账号。

Dick不常更新,Jason翻了翻他过去发的东西,发现大部分都是咖啡杯、泥巴上的狗脚印,还有一些布鲁海文的夜景。

Jason顺着他的账号找到了很多熟人的ins,他还关注了Bruce的官方ins号,鉴赏上面故意放出的‘度假照’成了他近期最大的娱乐。

这天Dick突然更新了一窝奶猫的照。各种花色的小猫正趴在篮子里呼呼大睡。

还没等Jason在下面留言问这是谁家的猫,他的安全屋警报就响了。

他看了眼监视器,发现身穿便服的Dick正站在门口,手里提了一个非常眼熟的竹篮。

“篮子里是什么?”Jason对着话筒问。

Dick像个电影明星似的冲着镜头摆了摆手。

Jason翻了个白眼,“你不告诉我那篮子里是什么我是不会让你进来的。”

“不是吓人的东西。”Dick故作夸张地指了指自己身后空荡荡的走廊,“你再不让我进来你的邻居就要看到我了。”

“你最好给我带了一篮Alfred烤的面包。”Jason嘟哝着解除了门锁。

Dick一进屋就小心地把篮子放到地上,Jason靠过去,一把掀开盖在上面的绒布,只见下面赫然躺着三只姜黄色的小猫。

“什么鬼?”Jason往后退了一步。

Dick怪不好意思地摊开手,“你必须得帮这个忙。”

“你从哪儿弄来的猫?”Jason越过Dick的肩膀,又探了眼篮子里的动物。它们还在睡觉,看起来非常乖巧。

“不是我,是B。”Dick解释道,“不知道他怎么得罪了猫女,总之她送了一篮子猫到庄园来。Alfred,Damian的猫很讨厌它们,所以Damian就把它们交给我了。”

所以这就是他ins上会有小猫照片的原因。Jason想。

“那就留着它们,别带来带去的。”

“我不能!我白天要工作,晚上要夜巡,根本没时间养它们!”

“我不管,这是恶魔崽子交给你的任务。”

“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没法养宠物。”

“找别人去。”

“Cass和Steph已经领走两只了。”

“而你决定丢给我三只???”

“只是暂时的,我保证我会给它们找到合适的主人。”

“没门。”

“你每次都这么说。”Dick弯腰从篮子里抱出一只小猫,朝Jason走来,“但你最后总会答应。”

“我才没有……你要干嘛?你要是敢把它放到我……”

Jason大叫了起来。一团毛茸茸、热乎乎、小小的生物落到他肩膀上,并且好奇地用软软的耳朵蹭了蹭他的下巴。

“拿走!!!”

“笑一下。”Dick掏出手机抢拍了一张。

“我要杀了你。”Jason恶狠狠地说。他把猫从自己肩上捧下来,感觉细软的毛发蹭着他的手心。

Dick靠在一边笑着看他把小猫重新放回篮子,“你喜欢它们。”

“喜欢就有鬼了。”

“拜托,就照顾一周,一周之内我一定会给它们找到主人。”

“你就没什么可以寄放猫的女朋友吗?”Jason问。

“我现在单身,谢谢。”

“嗯,我懂你意思,单身一天也是单身。”

Dick严肃道:“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等待一段真正的恋情了。那意味着不再有一夜情、不和我的敌人调情、不随随便便对什么人一见钟情。我要全身心地等待那个对的人出现,当‘他’踏入我的生命中时,我要‘他’明白我只为‘他’一人倾心。”

他的语气中带有一股莫名的自豪,这让Jason想要翻白眼,所以他干巴巴地回应道:“为你鼓掌。”

“我是认真的。”Dick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看起来优雅到恼人。

“我赌你只能坚持一个月。”

“对我有点信心!”

Jason尖刻地指出:“就算你能管住自己,你可管不出街上那些女孩儿,她们会把你放倒然后把你亲到昏迷。”

Dick扬起一条眉毛,“你是在夸我迷人吗,Jason。”

“去死。”

“噢,我的弟弟觉得我很迷人,我真是太高兴了。”Dick故作夸张地说道。

“第一,我从没说过你迷人。第二,我不是你弟弟。”

“这些反驳都是老套路了,Jason,记得想点新花样。”

“为什么B喜欢你不喜欢我?你明明比我更讨厌。”

“B没有不喜欢你。除了杀人,他一向是你要什么就给什么的。”

“哼,也就这点不错了。”

“我觉得我们已经很久没吵过架了。”Dick忽然说。

Jason愣了一下,不太愿意去想这话背后的意思,“我都不知道你喜欢吵架,Grayson。”

Dick笑着眨了眨眼,“没什么,我就是很开心。”

“你天天都很开心。”Jason坏脾气地说道,“现在带着你的猫从我的安全屋里滚开。”

“那不是我的猫,有意见找B。先走了。”Dick扔下这句话就跑,速度之快令Jason瞠目结舌。

该死的马戏团男孩……Jason轻声骂道。


5.

一周之后Dick果然给小猫找到了主人,但Bizarro已经爱上了它们,Jason费了老大得劲才说服他把小猫送走。

“你可以让Jason去和Bruce说,请他再问Selina要一只。”Jason听见Dick是这样悄悄建议Bizarro的。

“你能别瞎给Bizarro提建议吗,他会当真的。”等他和Dick一起走上大街时,他终于忍不住说道。

“嗯?”Dick有些莫名。

“问Selina要猫的事。”

Dick的脸上闪过一丝歉意,“我是开玩笑的……”

Jason摆了摆手,心烦意乱地朝前走去。

Dick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拔腿追上Jason。

“对不起。”他又说。

“没什么。以后别再提这事了。”Dick的认真道歉反而令Jason更加焦躁。

“Jason,怎么了?”Dick按住他的肩膀,“为什么突然生气?”

“我没生气。”Jason不自然地躲开他的触碰。

Dick皱了皱眉毛,不动声色地放下自己的手臂。Jason瞪着他,感觉对方的气场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Dick说,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愉快的事,我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好像你真的在乎似的。”Jason感觉对话正在往最糟的方向发展,但他脚上仿佛套了风火轮,根本刹不住车。

“我的确在乎。”Dick急切地说。

“为什么?”

Dick做了个深呼吸,他看起来正努力压住自己的怒火,“因为我在乎我们的关系,这是这几年来我们第一次这么亲密。”

哦。Jason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扔进了冰水。原来如此,这就解释了他的无名怒火来自何处。

“所以你的确知道我们不那么亲密。”他刻薄地说,“那么现在你在做什么呢?那些笑脸、玩笑还有猫,都是些什么把戏?”

“把戏?”Dick提高了音量,“你觉得我在故意接近你?”

“我不知道,你说了算。”

“在半夜打电话给我关心我感情生活的人是你,Jason!我以为你想要我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如果你觉得以前的我对你太冷淡,那没错,我承认,我很抱歉,因为我不确定你是否想要这个,你和Tim、Damian都不同,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所以这倒是我的错了?”Jason怒道,“去你的,Dick,我才不需要你的笑脸和关心,也不用你没事出现在我的安全屋附近好像我是你社交圈的一环似的。我不用你来‘社交’,把你多余的关心留给别人吧。”

Dick的两条胳膊交叉在胸前,死死盯着Jason身后的路灯。Jason大概知道他现在有多生气,但去他妈的,他也很生气,一想到Dick把他当成一个傻瓜似的攻略就让他觉得自尊大受伤害。

“把话收回去我就当做这一切没发生过。”Dick冷着脸说。

Jason拒绝开口。

“你知道吗,有时候你真的很像B。”Dick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这只是火上浇油,然而在Jason能做出任何反应之前,Dick就已经越过他的身体,离开了。


Jason不是没见过Dick和Bruce吵架。

在他还是罗宾的时候,Dick每个月总会故意路过一次庄园,并美其名曰来探望Alfred。他一般在白天来,这样就不会‘刚巧’遇到Bruce了。

他会提议陪Jason做训练,但说真的,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走神。Jason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想Bruce什么时候回来,他要怎么做才能和Bruce说上几句话。

无论Bruce多么令他生气,Dick总是会想尽办法试着与他和好。这是事实,只是Dick的自尊心不许他承认罢了。

Jason才来了三个月就知道这点了,所以Dick的心不在焉让他格外生气。

“看在老天的份上,你要是想和B说话就去说,别在这儿打扰我训练了!”有一次,他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口。

Dick的表情看起来很惊愕,他靠在平衡木上一个劲地说,我没有,在他冷静下来之前我不想和他说话。

“随便你们。”Jason用拳头狠狠砸着沙包,“别来烦我就行。”

Dick又为自己争辩了几句,但见Jason不理他,便走开了。那天他留下来吃了晚饭,然后跟着Bruce一起去了蝙蝠洞。他俩在下面大吵大嚷了半小时,之后Dick便带着一个乌青的眼圈大步离开了。他走了整整两个月,直到圣诞节的时候才又回来。

Jason明白Dick很在乎Bruce,所以他总会回来。但他不确定的是Dick是否在乎他。


6.

“你到底管不管你的通讯器了,那玩意儿至少叫了十分钟。”Artemis的声音打断了Jason的思路。

“什么?”Jason抬起头,只见被他扔在沙发上的通讯器正闪个不停。

“你的通讯器。”Artemis捡起那个小东西看了看,“Penny One在呼叫蝙蝠家所有人。”

“别管它。”Jason说着又低下头继续去看自己的电脑屏幕。

“你不去?”

“不会是什么大事。”

“你怎么知道?”

“如果是大事的话,B会直接冲过来把我拎走。”

“其实我并不关心你家是不是真的有事,我只想让你把这玩意儿关掉,它太吵了。”

Jason叹了口气,“扔过来。”

Artemis依言照办,不过力道很大,看来她忍了有一会儿了。Jason走到外面接起。

Alfred有些惊讶,说他还以为他不来了。

有事吗?Jason问。

Alfred表示现在局势已经在掌控中了,当然如果Jason能来搭把手自然是好。

既然都接了消息,也没必要再找借口拒绝。于是Jason回去拿了头罩和外套就出发去Alfred发给他的坐标了。

其实半路上他就有所预感,所以真看到夜翼的身影也不算意外。他落到Dick身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样子和他打了招呼。

Dick的腿正被毒藤的植物缠着,整个人倒吊在半空中,听到Jason的声音,他只象征性地抬了下头。

“我猜你自己能搞定这一切。”Jason蹲在地上用枪托轻轻敲着自己的肩膀。

“如果你不想帮忙就走开。”Dick晃了晃被缠住的腿,动用腰部力量挣了几次。

“你在生气?”Jason有点吃惊。

“没。”Dick简短地回答。他抽出飞镖往藤蔓上划去。

“你为什么要生气,我又没说错。”

“没说错什么?你觉得说我对你有社交责任这话没错?”

“对。”

Dick气恼地给了Jason一个手势,这反而让Jason糟糕的心情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走开,Jason。”Dick没好气地说。

“不。我要在这儿看看你会花多少时间把自己放下来。”

“你现在彻底打消我想和你社交的想法了。”

“很好。我最不想的就是和你勾肩搭背当好兄弟。”

“我从来没和人勾肩搭背过。”

“这话可得罪了一大帮人。”

“你能少说几句把我放下来了吗?”Dick终于放弃挣扎,倒悬着望向Jason。

“你可以早点开口的。”Jason对此情景十分满意,终于慢吞吞地站起身,给了那株缠住Dick的植物一枪。

随后两人一起解决了毒藤留在这片区域的藤蔓,等GCPD处理完现场的伤员后已经接近天亮了。

Dick坐在天台边缘,疲惫地吐出口气。

“是这个城市一直这么疯,还是这几年越变越疯了?”Dick望着楼下的街道低声问。

“这城市就没好过。”Jason摘下头罩,让冷风穿过汗湿的头发。

“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小时候和这些人打,长大了还在和他们打。”

“可能是因为我们和他们一样疯。”

“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Dick扭头看着Jason,“当时你以为我是你毕业考试的一环。”

“没办法,谁让你的猫王领制服这么丑。”

“你觉得什么衣服好看,机车夹克?”

“这是经典款,白痴。”

“猫王领也是经典款好吗?女孩们爱它。”

“女孩们会说谎,傻瓜。”

“好吧,你赢了。”

两人默默看着逐渐变亮的天空。过了会儿Dick又说,“你那时只有那么点大……”

“你要是敢和我追忆往事我就立马跳楼。”

“能淡定点吗?我就是……”Dick犹豫了一阵,“就是觉得原来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

他的脸上带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不是他平时那种笑,这个笑有点疲惫有点伤感,让Jason觉得他格外遥远。

“我们错过了彼此多少事啊。”Dick说。

“你是在努力弥补吗?”Jason想,如果Dick说是,他就离开。

但Dick说,“是也不是。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毕竟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难对付的那几个,所以我只是在想如果你愿意往前一步,那我也准备好向前了。”

“把我和B混为一谈可算得上是一种侮辱了。”

“好吧我收回,你比B还糟糕。”Dick笑道。

“去你的。”

“建议你对我友好一点,我可知道不少你的黑历史。”

“比如?”

“比如你见到Donna会结巴。”

“我那时还小!”Jason叫道。

“顺便一提,Donna到现在还是觉得你很可爱。”

“我要杀了你。”

“尽管来试。话说,我看完燃情主厨了。”

“嗯?”

“男主真是个混蛋。”

“你有没有觉得男主有点像……”

“没有,一点都没有。”Dick打断他。

Jason忍不住笑了。

“我有点饿,要去吃个早饭吗?”Dick站起身。头发在朝阳下泛着金边。

Jason看看脚底下逐渐忙碌起来的马路,突然有种往下跳的冲动,他攥着天台的边缘,出神了几秒,最终捡起头罩重新戴上,说“你请客。”


7.

“你周六晚上准备干嘛?”Dick给他发消息。

这几周的哥谭和布鲁海文难得平静,就连Bruce都暂时放手专注联盟和JLA的事务去了。Jason和家里其他几人一同定制了夜巡排班表,这周六正好轮空,他决定出门看个电影。

“看电影。你呢?”

“不知道,没安排。”

“我以为你在泰坦。”

“这儿也没什么事,Wally和Roy都约会去了,就剩我一个。”

“哇,猜猜我听到了什么,你,一个人。”

“嗯哼,坚守我单身的宣言。”

“那你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寂寞?”

“我没有,我只是随便打听一下。”

“随便你。反正我要去看电影。”

“在家?”

“去电影院。”

“哇,你竟然会去电影院。”

“特大惊喜是吧。”

“你去看什么?”

“五十度黑。”

“[emoji][emoji][emoji][emoji]”

Jason笑了,“有意见?”

“电影院没片了?”

“你根本不懂这系列有多搞笑,简直点亮我的人生。”

“我以为那是爱情片?”

“爱情喜剧片。”

“为什么你的语气听起来这么像一个粉丝。”

“开玩笑,我是这系列的忠实粉丝。”

“你真是越来越超出我的想象了。”

“是你的想象力太贫瘠。”

“呃,所以……”Dick犹豫了一阵,“我可以跟你去看电影吗?”

他又连着发了两条,“我没有想‘社交’你。”、“我就是挺感兴趣的。”

当Jason沉默了差不多有三分钟的时候,Dick的消息又来了。

“没关系,不用放在心上,我会自己去看的。”

Jason叹了口气。他还是不懂Dick最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犹犹豫豫,当然如果他真的问出口的话,免不了又是一场冷战,他已经受够和Dick冷战了,所以他决定说服自己答应他的邀请。

只是一场电影而已,谁还规定他不能和Dick看电影了。

于是他回复说,好吧,七点电影院见。

“好!我来买爆米花。”Dick回了他一堆emoji。


自从和Roy散伙后,Jason已经许久没有‘社交’活动了,不过他也不在乎,他还挺享受一个人购物吃饭逛公园的时间的。说真的,一个人单身久了让他突然和别人去做那些以前他一个人做的事,总会各种别扭。

所以Jason花了一下午在沙发上纠结。

Artemis十分不解,“我以为你要出门?”

“嗯哼。”

“那你还坐在这儿干嘛?”

“我要晚到会儿。”

“为什么?”

“不知道,大概想惹怒Dick吧。”

“你要和夜翼出去?”

Jason的心脏突然一紧,故作平静地回答:“对。”

“最近总听到你提起他。”

“啊?”

“冷静。”Artemis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不关心你的约会对象。”

“他不是我的约会对象。我们就是……出去。”

“好吧,出去。”Artemis一板一眼地说。

“你干嘛要这么说话?”

“我怎么说话了?”

“就这么说话。”

“……”Artemis慢慢从椅子上站起身,“给你三秒钟滚出去,不然我会把你揍得找不着北。”

不用她说第二次,Jason就已经抓起外套冲出门了。若说Jason在与亚马逊战士的交往中学到了什么,那一定是该跑的时候尽快跑。

他走到电影院门口发现Dick已经等在那儿了。每个经过他的女孩儿都在冲他抛媚眼,而Dick则会偶尔回几个微笑。

“嗨。”Jason慢吞吞地朝他走去。

“Jason。”Dick看起来挺开心,他走向Jason,身上带着香得恼人的洗发水味儿。

“电影之夜哈。”他兴奋地说。

Jason有点想回家,不过都到了这一步,说什么都没法退缩了。他们买票、进场,Dick抱着一桶巨大的爆米花一直在说上一次他带Damian来电影院的经历。

“你带他来看什么?”

“星球大战。”Dick说。

“哦,他一定很爱Kylo Ren。”

“不,他觉得Kylo Ren杀了自己的老爸很过分。”

“哇。”

“嗯哼,Damian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省省吧,你觉得可爱就够了。”

“你小时候也很可爱。还记得吗,你那时缠着我带你去看演唱会。那支乐队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Poison Idea。而你这个混蛋没有一次答应我。”

“我不爱听金属乐。”

“他们不是金属,是朋克!你对音乐真是毫无品味。”

“这两者有区别吗?”

“我受不了了,你真是不可理喻。”

“喂,能别讲话了吗?!”后排有人冲他俩扔了爆米花,Dick扭头回望了一眼,低声说了句抱歉。

为了不让自己发脾气,Jason赶紧伸手抓了一把爆米花。他的手指在黑暗里擦过Dick的手背,Dick感觉到了,忙把爆米花桶朝他倾斜过来。Jason摇摇头,把手插进口袋里。

之后的电影是场灾难,Dick一直笑个不停,他们又被砸了好几颗爆米花,还被叫做基佬。最后Jason不得不拉着Dick提前退场,以免他把自己笑断气。

“我的天,我的天哪。”Dick几乎笑得直不起身。

“你能更不淡定点吗?”Jason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这系列的第一部也这么好笑吗?”

“托你的福我没能把这部看完,所以我也不知道究竟哪部更搞笑。”

“Jason,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要是再对我说一句电影里的台词我就揍你。”

“哈哈哈哈,天哪,你觉得Bruce看到这片会是什么感想?我每秒都能挣两万四美元。”

“你能别让我想到B吗,这叫我以后怎么重温这片?”

“这片真是太棒了。”Dick揉了揉眼睛,“我好久没这么大笑过了。”

“你对生活太缺乏幽默感。”

他们从电影院里出来,Dick依然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电影里的情节。Jason走在他的右侧,忽然发现满大街都是爱心状的装饰品。他猛地停下脚步。

“今天是情人节。”

“呃……是啊?”Dick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难怪刚才电影院里有人喊我们基佬。”Jason皱起眉头。

“别管那个,继续说电影。”

“我竟然和你在情人节看了电影。”

“嗯?”Dick停下脚步,发现Jason一脸心烦,“怎么了?”

Jason又重复了一遍,“今天是情人节。”

“对啊?”

“而我竟然和你一起过了。”

就好像你有人一起过似的。当然这话Dick没有说出口,他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对方。Jason似乎在纠结什么,但他又找不到组织的语言,所以只好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然后认命似的摇摇头,大步朝前走去。

“喂。”Dick喊了几声也得不到回应。

大部分时候Dick都搞不懂Jason的脑袋里在想什么。要在一大堆反讽、暗示、比喻里找出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实在太难了,所以在很早以前Dick就彻底放弃了要去弄懂他的想法。他们只是一起做任务,然后他会把Jason的那些垃圾话当成耳旁风。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和Jason的关心进入了一个无法命名的崭新阶段。他们很开心,而为了让这种开心继续保持下去,Dick决定采取一些行动。

所以当Jason走过两个红绿灯后突然想起Dick不见了正要回头去找的时候,他看到对方正捧着一束快蔫了的玫瑰花站在他身后。

“情人节快乐。”Dick、笑脸、玫瑰花,这三个本会让任何女孩尖叫起来的东西令Jason惊得几乎停止了呼吸。

“这他妈是什么?”他惊恐地看着那束玫瑰。

“情人节礼物?”Dick傻乎乎地说。

“这是给我的?”

“嗯。”Dick想把花塞进Jason怀里但被对方坚定地挡下了。

“我以为你想要花?”他迷茫地说。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想要花?”Jason咬着牙问。

“因为本来我们在很开心地聊电影,但当你发现今天是情人节后就不开心了,所以……”

“你以为我是因为没人陪我过情人节才不爽?”

“嘿,单身没什么大不了的。”Dick像个通情理的大哥似的搂住了Jason的肩膀,“我陪着你呢。”

“滚开,Grayson。我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Jason挣开他的怀抱。

好吧,我也搞不懂你。Dick耸了耸肩。不过Jason的表情看起来不是特别生气,所以Dick决定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那你还要不要花了?”

“不要。”

“你想要其他礼物吗?”

“不要!”

“那你还纠结今天是情人节吗?”

“不了。谢谢你,你让这条街上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对。”

“我不介意被人当做是你的男朋友。”Dick傻笑道。

“我介意!”

“好了好了,等你找到你的真爱时我就退出。”Dick故作严肃。

“Dick Grayson你真是不可思议。”Jason宣布。



评论
热度(596)

© 阿樾觉得不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