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老樾/时差

DC/育婊papa/HP/Mar/音乐剧

近期沉迷文帝陛下

主博吃粮

子博堆自产@Scarlet.

【授权翻译】【冷闪】哦,来份日历! 1 (这个名字会改的我保证)

瓦下冰凌: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31323【记得去给姑娘点kudos哦小天使们~】


授权: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31323/comments/67701607


【给阿破的翻译  @TBD ,抱歉拖了好久,而且还只是一_(:3」∠)_,阿破印无料辛苦啦~~】




简介:


巴里被自愿拍了一张照片给中城警局年度筹资用的帅哥日历。反响很不寻常,也很有趣。






巴里正往办公室里走(好不容易没迟到,谢谢你啊!),瓦斯科斯警探就半路杀出来把他拽进了一间办公室里。屋子里的办公桌都被搬去了一边,一面墙上支起一张白色背景布。艾迪坐在一把凳子上,只穿了一条内裤和一件没系扣子的衬衫,看着窗外。法默警官身着警服,忙着从各个角度给他拍照片,嘴里还不断给出指示。


“把你衬衫脱了。”瓦斯科斯警探下令。


“什么?”巴里问。


“我的错!”凳子上的艾迪忙不迭道,看向巴里,“我跟他们说你有腹肌。”


“看你的窗外,斯旺!”法默道。


“对不起。”艾迪嘀咕一句,重新看向了窗外。


瓦斯科斯叹了口气,慢慢的解释道:“我们的种马日历还差一个人。”


“我们的什么日历?”巴里又问。


瓦斯科斯翻了个白眼:“你从来都不看部门公告板的吗?我们正在为慈善事业筹款,于是打算出一款警局内部的帅哥主题日历。不过现在只有11个自愿参加,所以我们还需要一位十二月份。斯旺说你有腹肌,那么就你了。脱衬衫吧……嗯麻烦你了。”


“呃我要迟到了?”巴里说到,眼神偷摸瞟门口。


“辛格知道你在这儿。”瓦斯科斯道,“来吧,艾伦,想想那些孩子。”接着她尽她最大努力抛了个狗狗眼,但很明显她这辈子都没这么做过。讲道理,她看着巴里的眼神让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瓦斯科斯咬住嘴唇,极尽全力睁大双眼。如果巴里最后妥协了,那绝对是因为他想要她停手而已。“太好了!”瓦斯科斯拍手,“好了,脱衣服。”


巴里努力让自己放松,脱下了外套,然后把毛衣和衬衫一块儿从头顶拉下。他听到了瓦斯科斯和法默的吸气声。等他重新露出脑袋的时候,他看到了两人脸上相仿的坏笑和闪闪发光的四只眼睛。“卧槽,艾伦,”瓦斯科斯说到,“你什么时候身材这么棒的?”


“我一直坚持跑步。”巴里道,重心在两只脚上换来换去。


“没你事儿了斯旺。”瓦斯科斯道。她一把攥住巴里的手腕,巴里怀疑现在连他的闪电侠能力都救不了他了。瓦斯科斯一直把他拽到白色背景布前,一旁的艾迪已经起身走开,开始穿衣服了。瓦斯科斯走到凳子处,放开了巴里的手。“站着还是坐着?”她转而问法默。


“站着。”法默一边调整相机一边说,“艾伦你把裤子扣子解开拉链拉开好吗?不用脱掉,就让前面敞着就行了。”巴里整个人开始泛红,但还是照法默说的做了,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又拉下了拉链。法默从相机上抬起头来,径直走进了他的私人空间里。她抓了抓巴里的头发,折下他牛仔裤的前襟,确保把内裤露出来。“现在,”法默警官说道,“我需要你想一个能让你热血沸腾的人。”


巴里的脸又红了,不过还是开始努力的想出一个能达到要求的人选。想艾瑞丝、琳达或者费里西蒂都感觉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奥利弗,赤裸着上身在那把橙色梯子上做引体向上,漂亮。


巴里被响指声吓回了神。法默正有点不满的瞪着他:“换个人想,你有点太过热血沸腾了。”


“呃……”巴里道。


法默叹气道:“好吧,来试试这个。深呼吸,回想一个能让你热血沸腾、坐立不安的人,一个能让你微笑的人。每当你看到他,你都会不自觉的微笑。不要想他脱光衣服的样子,而是想象偶遇的场景。他抬头看你,然后对着你微笑。只对你微笑。”


巴里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头脑。他试着按照法默的描述找出一个合适的人选,令他惊讶不已的是,浮现在头脑中的是莱纳德·斯纳特。斯纳特手里拿着个一次性咖啡杯——他们可能在吉特思咖啡店,也可能是在别处。当他们视线相交时莱抬起了眉毛。但他在把杯子从唇边放下的同时,他的嘴角又抿出一丝微笑。


“哎呀,”莱会这样说,“这不是我们的猩红极速者吗。”事实上,小心的莱纳德不会在公共场合这么说,他会说:“这不是巴里·艾伦先生吗。”


巴里这个时候会回他一个微笑,琢磨着几句聪明话顶回去。不过实际上他应该会重复莱的话,但是更加轻柔:“这不是莱纳德·斯纳特先生吗。在这儿见到你真是神奇。”


“在哪里见到你都一样神奇。”莱会这样说。


快门声响起,把巴里拉出了他的思绪。


“不!”法默哼唧道,“刚刚非常完美。快想回你之前想的事情,还是那样笑,无视我就是了。”


于是巴里再次进入冥想状态,想象着莱纳德嘴角的微笑。那不是残忍的微笑,也不是虚假的。只是单纯的一个笑,一个给巴里的微笑。巴里不禁也笑了。他听到了法默按快门的声音,但是忽略了她,只有当她给他指示,要他歪歪下巴,或双手扶胯的时候才动一下。


大概三十分钟的拍摄之后,巴里开始因为想了太多莱纳德相关而变得不自在时,她说道:“好了,我觉得我拍到我想要的画面了。你可以穿上衣服解决犯罪去了。”


巴里眨眨眼,不过他很快拉上了裤子穿好了艾迪递给他的衬衫。“所以……有什么事情是你想要跟我说的吗?”艾迪朝巴里挑挑眉毛。


巴里漫不经心挥挥手,披上了外套:“就是个梦而已。”


“巴里你刚才的样子——那可不是做梦。那曾经是你看艾瑞丝的样子。”艾迪顿了一下,观察巴里的反应。巴里只是耸了耸肩,所以艾迪继续道:“我只是想知道,你还好吧,巴仔?”


“我……我觉得我没事,”巴里回答道,“我猜,我只是……需要忘掉某个人。”


“你不能告诉他们吗?”艾迪问。


“那样不是最好的选择。”巴里道,他咬着嘴唇,“我最好……最好不去管他。”


巴里脑海里想象的莱纳德·斯纳特不是客观存在的那个。斯纳特自己也承认,他就是个会盗窃、撒谎和伤害他人的罪犯。他是个超级恶棍,而巴里是个超级英雄。他们俩不会有结果的。

艾迪感觉到了巴里情绪的改变,他拍了拍他的背,环住了巴里的肩膀:“那就走吧,多得是案子呢。”


 


最开始,把在脑海里对着自己笑了半个钟头的莱抛在一边还是很容易的。面前有堆积着的工作,这个城市还需要他挽救。巴里在这天结束时几乎连日历这件事都给忘了。到了周末,他更是完全不记得了。


法默和瓦斯科斯可没有。


日历开售到卖的火热,两人都开心的合不拢嘴。等到日历在一周之内售罄时,瓦斯科斯才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全部的5000份?”她不停的问,“我们本来是打算一直卖到年末的啊。”


“这个嘛,根据我们的网站来看,没错,所有的5000份都卖掉了。”法默说,“大部分已经被确认收货,而且我们已经接到很多订单了。”


“斯旺的照片哪儿有那么帅。”瓦斯科斯说着,从法默的肩头看向她打开的网页。


“他们可不是冲着斯旺来的。”法默道,语气轻快明丽,像是在哼小曲儿。她打开了网站的评论去,按下Ctrl和F键,输入了“十二月”。


“‘十二月那位先生可真是个尤物。’”瓦斯科斯念到,“‘他是最帅的一个。’‘他要是个Gay的话,我想给他代孕生孩子。’艾伦?他们买空了我们的日历,就为了那个慌手慌脚的极客巴里·艾伦?”


“可不。”法默道,“我之前还得把其中一些发给辛格队长来着,因为有些有点让人担心。”


“比如?”


“比如有人在问怎样才能拿到公务员的个人信息。”法默回答道,把那条评论选中。那条评论里描述了很多那个人想对艾伦做的这样那样的事。


“想法不错。”瓦斯科斯冲着屏幕皱了皱鼻子,“唉,要我说我们能做的就是记录好新增的订单,直到印厂那边再发货了。”


法默朝屏幕点了点头:“我在跟进了。”


但她们谁也没想到要把这些事告诉巴里。


 


—————————————————————————————— 


有一天,巴里被人搭讪了,就在日历卖空续订的那个星期。他那天正出门买午饭,一个满脸通红的小女生过来和他打招呼,巴里发誓这是他看到过脸红的最厉害的人了。点单的时候,他余光瞥到一群挤在一起的姑娘,等他开始等他的饭菜时,终于有一个姑娘凑了过来。她双手递出一本看起来是日历的东西,把一声尖叫憋在了嗓子里。


“……你还好么?”巴里问。


“能不能请你为我签个名谢谢?”她飞快的说到。多亏了巴里知道怎么用神速力讲话,不然他可真是听不懂。


“嗯,当然。”巴里道。


她又尖叫了一声,三下两下把日历翻到最后一页。巴里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她想让他签名——因为最后一页有他一张没穿上衣的照片。这下轮到巴里脸红了。但他还是接过了打开的记号笔,把名字签在了角落里。


他正把日历和笔递还给那个女生时,艾迪走了过来,拍了下他的背:“嘿哥们儿,干嘛呢你?”


那个女生再次发出一声尖叫,把日历递给艾迪。“嘿这不是那个筹款用的日历嘛!”艾迪朝她笑了一下,这是他最真诚的表请之一。


女生点点头。艾迪接过日历翻到了他那页——六月。他在偏下的地方签了名然后还给她:“祝你开心,姑娘。巴仔,我们的饭好了。”


“谢谢,艾迪。”巴里道,被他的朋友领走了。




-------------tbc---------------

评论
热度(207)
  1. 阿樾觉得不妥瓦下冰凌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樾觉得不妥 | Powered by LOFTER